第三百七十九章 破网之举

现代异闻事件薄 任意字 3740 字 2020-10-19 16:13:54

激烈的战斗在沙滩上持续着,为了能够摆脱伪神之躯的威胁,楚进配合两名队友以自身做饵成功抢得了先机。

在处理掉棘手的长剑后,楚进终于彻底释放了自己的信心,追着对方打出连串的强大攻势。只是这回任源与上次在废弃厂房中遇到的,却是有些不同了。他没能如之前那般,轻松的崩碎后者手掌。他惊讶地发现,伪神之躯的强度似乎有了很大的提高。

虽然明面上,楚进在阴阳二人的帮助下成功重创了任源,可几轮交锋下来,却无法进一步扩大战果。不祥的预感在心头环绕,楚进低喝到

“不能再拖了,阴!阳!合力拿下他!”

说完,楚进突然暴起,不要命般向任源扑去。追进而来的阴阳两人抬手齐挥,凝做黑龙的铁砂砰然炸开,散做漫天铁雨洒了下来。被缠住的任源这次没能逃出铁雨的覆盖范围,被无数铁砂淋满全身。眼看就要再次出现上次那般,被裹入铁砂球的下场。

并且断臂已经被绞碎的任源,此番也无法故技重施从现场逃离。历史再次重演,眼看沐浴在金属风暴的中的他,已经无路可逃了…

那边孤军奋战的任源陷入了七罪部队的围杀中,而佣兵小队这边,在苏筱羽精准强悍的指挥下,已经将降临派的冥灵三人逼入了绝境中。

摆脱了蛛网束缚的小新,重新找回了优势。并且远处天空隐隐约约传来的直升机轰鸣,和海上利剑般刺来的探照灯光,无一不昭示着后援部队已经从海空两面包抄了过来。后方的退路,也被远程火箭弹造就的磷火地狱阻隔。无论怎么看,包围网中的降临派众人,都没有逃脱的希望了。

“这就是Z国的猎人组织吗?”波彻西看向远处逼近而来的土狼大队增援部队,终于露出了震撼的表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Z国的对灾部会被称为最强的猎人组织之一了,能够得到政府这种力度的支持,这已经不是同个层次的战斗了。”

“现在知道这个,还不算晚。”小新冷声说道“投降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不明白,既然z国政府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我们之间有什么厮杀的必要呢?”波彻西收回目光认真的说道“我们不是同类吗?”

“清醒些吧,Z国的政府是最愚蠢的政府。”波彻西道“他们对我们神选者态度如此决绝,说明从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与我们和平共处的可能。等我们被绞杀殆尽,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我不否认我们是同类。”小新漠然说道“所以我很清楚,我们没有存在的必要。死亡,才是属于我们的归宿。”

“既然你不渴求生存,当初又为什么向神明祈求怜悯呢?”波彻西不解的问道

“既然总会有人背弃良知屈服于恶魔,为什么就不会有人选择背弃恶魔重新拥抱人性呢?”小新冷然说道“我只是坦然接受了,本该属于我的审判。”

“可惜,你浪费了神明的恩典。”波彻西遗憾的摇了摇头“光明神赐予你神辉的荣光,而你却甘愿俯首沉沦于肮脏的地狱。可是看啊,即便是在污浊的凡世中,神明也不愿让他的作品蒙尘。你口口声声将神明的恩赐比作恶魔行径,可是你自己不一直在受益于光明神的恩典吗?”

“我从未见过神的恩典,只见到了最恶毒的诅咒。”

“难道你不是在肆意使用着,神明赐予你的,凌驾于凡人的能力吗?”波彻西质问道

“你说独立现实吗?”小新冷笑道“这难道不是禁锢在我们身上,无法摆脱的罪证吗?只是相比于自欺欺人的你们,我选择了用罪人的血去洗刷自己的罪孽,来完成最后的救赎。”

“看到得神眷顾的同伴,却背离了神的光辉这让我太痛心了。你被凡人的言辞蒙蔽了双眼,在渎神的道路上,走了太远了。”波彻西叹息道

“虽然神总慈悯的对待祂的孩子,可你此刻犯下的罪恶,却是你永远无法褪去的烙印。终有一天,你会理解光明神的伟大,而那时你将为现在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悔恨。你会被愚昧罪恶的凡人所迷惑,只是因为你还没有意识到神的伟大。”波彻西认真的说道“你难道未曾意识到,光明神对你的呼唤吗?”

“我说,你是要在这种情况下传教吗?”小新指了指高速迫近的土狼大队援军,哂笑道“现在聊这些是不是太晚了?我宰掉那两只没毛大鸡的时候,你不是气到要和我拼命吗?怎么现在发觉跑不掉了,才想起来策反我了?”

“我是真的为你,感到悲哀和惋惜。”波车西的脸上,竟真的浮现出了几分同情之色“这番交手让我意识到,你也是深得光明神垂青的同伴。我们原本应该处于同一战线,为散播神明的荣耀而战的。”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和我回去吧。”小新讽刺道“部里还有不少同伴呢,甚至有不少在你看来更得神明垂青的家伙。我们可以给你准备个非常干净整洁的房间,到时候你有的是时间来和我们好好聊聊,你们那个光明神的伟大,如何?”天天

“终有一天,你会像飞回的燕子那般彻底醒悟的,这是被神明注定的命运。”波彻西自信的说道“就像今夜,我绝不可能被你抓住…”

被磷火淹没的山头,突然卷起道绿色的火焰旋风。高速飞转的诡异旋风弹开了坠落的磷块,在这片烈焰地狱中生生撑出了片生机。隐匿到最后的冥灵,面对苏筱羽的阻击,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又是名高阶异人!”苏筱羽惊讶的看着远方崖顶,在烈焰中现身的冥灵,不由得暗叹今夜降临派底蕴之强大,竟在此处安排下了足足三名高阶异人。而在任源蹲守的交接地点,也现身了一名高阶异人,和两名中阶异人的奢华配置。纵然是对灾部的枭龙大队,在单个城市中也拿不出这么豪华的阵容。

飞旋的绿色火焰在弹开磷块后,再次回到了主人的身上。冥灵傲立在两具水晶棺旁,脸色阴沉至极。事已至此就算他再蠢,也知道今夜的行动怕是早就被猎人那边知晓了,并且对方还大致猜到了己方的配备。为此准备下了这张周密的巨网,等待自己钻进来。

稻荷看着越来越近的武装直升机,决然说道“冥灵大人,您快带着晶棺走,我来拖住他们。”

“拖?你用什么拖?”冥灵寒声说道“靠做梦吗?”

“大人…”稻荷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现在就算孤身想要遁走恐怕都不是件简单的事,更何况还要携带两具沉重的水晶棺。且不提暗中还有多少敌人在环伺窥探,在猎人天网的辅助下,光是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就是非常致命的威胁了。

“这两棺原胚,我们带不回去了。”冥灵狠绝的说道“猎人不是想要吗?好啊,那我就送给他们!”

说完,冥灵无视周围翻腾的烈焰,和刺鼻的烟尘。周身绿焰翻腾间,化作巨大的手掌,猛地掀开了水晶巨棺的棺盖。顿时里面存放的事物,通通暴露在了空气中。那是十几名赤裸着的,被浸泡在粘稠澄澈,犹如蛋清般液体中的少男少女。

猛然望去,晶棺中的场景如同由人类制造的大型琥珀。年龄七八岁至十六七岁不等的孩子们,面色安详的蜷缩在特殊液体内,惊悚中透着几分凄楚的美感。

绿焰巨手猛地探入粘液,从中抓出了名体态丰盈红发白肤的少女,高高的举在了半空中。不知是被箍在身上的魔爪触痛,还是冥灵暗中使了什么手段。方才还如同封存在琥珀中艺术品的少女,突然惊醒了过来,这棺中十余名男女竟都还活着。

被绿焰巨爪举在空中的少女还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便被周围翻腾的刺鼻毒烟呛的连连咳嗽起来。冥灵目光扫过四周,最后看向飞至自己头顶的武装直升机,高声喝道

“你们对灾部,不是想要拯救和保护那些愚昧卑劣的凡人吗?那么来啊,拯救他们啊,让我来看看你们究竟保护了什么。”说完冥灵大手一挥,将红发少女从崖顶丢了下去。

迫近的武装直升机上,土狼大队队员们也没有想到,棺中存放的竟是活生生的少男少女。此刻投鼠忌器哪敢贸然开火,纵然射手足够精准也难保对方不会突然翻脸痛下杀手。似乎吃准了对灾部不会坐视这些孩子惨死,冥灵挥手不停,眨眼间连将四五人丢下了山崖。

“不好!新哥,快救人!”苏筱羽在远处看的真切,慌乱之中忙对着通讯器喊道“有人被从崖顶丢下去了!”

即便不用苏筱羽通知,小新也早看见数具白花花的躯体,连成线般从崖顶的火光中飞出,直向下方坠来,惊惧绝望的哭嚎声响彻夜空。当下小新哪敢迟疑,丢下身前的对手飞身冲去,依次接下坠落山谷的少女。

即便他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毕竟事出突然,山崖也并不高耸,终究还是没能来的及全部救下。就在小新赶到下方的刹那,当先坠崖的红发少女已然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呼救声戛然而止。可小新根本没有余裕去查验少女的伤势,更多的孩子正连珠似的从上面掉下来。

飞快的丢完了棺中十几名少男少女,冥灵挥手又推开了另具水晶棺,扭头对着愣在当场的稻荷怒道

“还不快走,等我把你也丢下去吗!?”

“是!”醒悟过来的稻荷立时了然,忍着磷火灼体的剧痛冲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在密集的植被中。

而留下的冥灵这番却未把棺中的孩子们丢下悬崖,同样抓出弄醒后,转而胡乱的向四周丢去。不着寸缕的少男少女们,不免在落地时跌折了手脚,撞伤了头胸。粗糙的石砺和丛生的灌木,也划伤了他们娇嫩的皮肤,纷纷痛苦的呼叫了起来。

虽然冥灵将他们丢出了火圈,但在海风吹拂下,弥漫开来的剧毒烟尘随时威胁着这些孩子的生命安全。赶来支援的土狼大队队员们,只得从直升机中速降,在空中火力的掩护下率先前去抢救这些孩子。

而冥灵则趁此机会,悄无声息的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