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黄东的秘密

做局之逆袭 伟大的长弓 3328 字 2020-10-18 15:45:17

孙冰当然看得出来,黄东这是在卖关子,是要在自己面前显摆一下。聪明女人都知道如何配合男人偶尔的撒娇,树立一下自己男人聪慧睿智的高大形象。

孙冰夸张做小女孩崇拜明星状,手托香腮,一脸崇拜,眼睛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哎呀,睿智的老公,就别再吊人家胃口了,我好想好想知道呀,你就告诉我吧!”表达完自己的崇拜,连自己也绷不住笑,大笑着钻进黄东怀里。

温香软玉,如花娇妻,黄东如何能抵御住这种身体与灵魂上的双重诱惑,尤其孙冰的一声“老公”,那叫得千回百转,荡气回肠。

黄东双眼喷火,一转身,双臂用力,抱起孙冰的身体,把整个人放在自己的腿上,孙冰被黄东这个突然的动作吓得惊呼一声,赶紧用双手环住了黄东的脖子,顺势岔开双腿,安安稳稳跨坐在黄东腿上,把头靠上了爱人的肩膀。

孙冰呼出的香喘吹在黄东的脸上,红唇贴在他的耳边道,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挑逗,“老公,你就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暖风入耳,麻麻痒痒,心都跟着一起荡漾起来,黄东现在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故意卖关子,孙冰如果继续这样的动作,他恐怕就抵御不住美女的诱惑了,可自己是个男人,在爱人面前一言九鼎的男人,刚刚答应孙冰要和她一起为那一夜坚守的,大丈夫,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此时,场面完全被孙冰占据了主动,黄东只能乖乖交代。

黄东在近在咫尺的唇上轻轻一啄,轻声道,“我有个同学,家里也是农村的,以前家里靠种地供他上学,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可现在,他是我们同学当中,最有钱的一个,你知道为什么?”黄东抱着孙冰,保持这一个暧昧到无法再暧昧多一点的姿势。

“为什么?”既然占据主动,孙冰才懒得去猜,她知道黄东会老老实实的交代,只需要她偶尔配合一下。

“他家的耕地被占了,得到了一大笔赔偿款款,成了让人羡慕的暴发户。”

“切,暴发户有啥羡慕,我更欣赏像姗姗爸爸那样的商人,再说了,占地和你有啥关系,难道你承包了农民的地,政府占地就会给你补偿款,你就能成暴发户?做梦吧你。”

孙冰用手指在黄东的额头一点,一脸的不屑,仿佛黄东此刻已经成了让她鄙视的暴发户。

“那当然不会,土地到什么时候都是农民的,这个谁也改变不了。行了,不用你猜了,我就告诉你吧。”黄东怕孙冰再有什么挑逗动作,赶紧说出自己投资土地的主要原因。

“其实,我在小乔那里确定了泄洪湾镇要发展的消息后,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你也看到,随着北方经济的不断发展,城市扩容肯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北华作为北方地区的一个重要城市,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扩大城市规模。这个从南方城市的发展轨迹,也可以认证。而泄洪湾镇是北华市境内的农村,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这里一定会率先被纳入发展的版图。”

“那又怎么样?”孙冰插了一句问道。

“不怎么样,泄洪湾镇城市化的目标就不会太远,农民的那些耕地,肯定都会被征用来用作开发建设,也就是说,泄洪湾镇迟早会造就一大批的暴发户,他们会依靠土地获得大笔现金,既然那么多暴发户,自然也不差我一个。”

两个人脸对着脸,黄东把一切把所有的想法都毫无隐瞒的告诉自己的爱人。

“可我还是不明白,占地和你有什么关系,即便你交了承包款,大不了人家把钱退给你,你怎么能成为暴发户呢?”孙冰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当然,我没有地,但是,我租用了地,而且在地上还有经济作物以及地上建筑物。”黄东耐心的解说。

“地上建筑物?经济作物,这些都会有补偿么?”孙冰这才认真起来,她现在有点明白,黄东真不是在痴人说梦,这事,没准还真的大有可为。

“当然会有赔偿,各种建筑物各种作物的赔偿标准不同,但起码会给我们带来好几倍的利润,要不是我同学和我说过,我也不知道这么一回事,我最近还专门问过他。当时承包他家地的人,也发了一笔财。”黄东笃定的回答。

“就你聪明,这么说,既然有这么大好处,为什么农民不自己盖大棚,为什么他们自己弄经济作物,这样赔偿的时候,还能多拿一点,另外,为什么别人不去建基地,不去赚这个钱。”既然问了,孙冰就想问个明白,难道只有黄东知道这事,别人就不知道了?肯定不会,她不否认黄东聪明,但比黄东聪明,有眼光的,还是大有人在。

“哈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呀?这么多问题。”黄东用脑门顶顶孙冰的脑门,继续道,“首先说,利润来源于信息的不对等,我是从丛叔、小乔那边确定的这个消息,其实小乔背后是区里甚至是市里的领导,这个消息,绝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对于经济发展,这里的人没有浙东的人关心。而当地的农民,陈近南说过,一没钱,二没技术,拿什么来盖大棚,种经济作物。”

黄东解说到现在,孙冰终于明白了黄东想法,但还有一点想不明白,就问道,“那等到大多数人知道消息了,一样会有很多人来跟着凑热闹,你何必这么早就下手呢?这不是浪费人力物力么?”

“等大多数人知道消息,已经晚了,土地使用情况早就完成备案了,后面再建设的,就是明目张胆的要骗补偿,这肯定拿不到钱的。谁都知道的消息,哪个会值钱?”

“那你就确定泄洪湾镇这几年就一定会被占?万一不占呢?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孙冰不是要打消黄东的积极性,而是要帮他把事情想得更通透些。

“哈哈,当然,我承认这有些赌的成分在里面,可是,即便没有这个好处,我卖菜只要不赔,还能把一群有用的人绑在了自己身边,怎么看,我都不会赔呀,起码正宗的农家菜,我吃了个饱。”黄东拍拍自己的肚子,得意的笑。

“老公,你真厉害!”这次的称赞不是敷衍,而是孙冰发自内心的崇拜,自己的男人,现在应该说自己的准男人这么优秀,自己如何会不欢喜。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孙冰幸福的搂紧黄东的脖子,把整个身子紧紧贴在黄东身上。

“先期投入一些,看产品销路,只要不亏本,就继续扩大规模,看我们自己的实力,在不耽误现在生意的情况下,能做多大,就做多大。”黄东扳过孙冰的身体,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嘱咐道,“姐,这事儿我只和你说,你谁都不要告诉,姗姗也别说。”

“姗姗也不说,为什么?”孙冰不明白黄东这是什么意思,她心知肚明,黄东有什么好事,绝对不会背着丛珊珊,也不应该背着丛珊珊。

“两方面说吧,如果我判断得对,那以丛叔的眼光和消息,一定也知道了这样的事,他不说,就说明他并不在乎这点利润,也不屑去占这个便宜。那咱们也尽量不要让他看出来,我们是在刻意的做这件事;另外一方面,如果我判断失误,那让姗姗知道了,多丢人。”

“哈哈,你在姗姗面前,还在乎丢人不丢人,鬼才信你,说,到底为啥?”孙冰猜想,黄东心里肯定不是怕丢面子这么简单,一个把身体都给了他的女人,也不可能看着黄东失败而笑话他。

“姐,你太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如果让姗姗知道,我们在投资这件事,那她肯定会拿出所有的钱帮我们,万一赔进去,那我罪过就大了。”黄东说得没错,只要他做的事情,丛珊珊一定是义无反顾的全力支持。

孙冰点点头,明白黄东的苦心。

“要是真能赚钱,这钱我也不要,你来分配,你和姗姗分了吧。”

“这么大方,你都说了,那不是小数目,不心疼?”孙冰假装正经的看着黄东的眼睛。

“心疼?我所有的东西,只要能给你带来快乐,我都毫不犹豫的给,姗姗,我觉得我欠她的,要不是她,你肯定也受伤了。”后一句,黄东半真半假,说得有些没底气。

孙冰当然能听出黄东在掩饰,嘴一撇道,“口不应心,小心变成匹诺曹。”

“呵呵呵,真的!”黄东干笑几声,掩饰自己的心虚与尴尬,孙冰对于他和丛珊珊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他不敢问孙冰,也不好意思问丛珊珊。

“好了,好了,我也没说啥,心虚啥,你这么聪明,奖励你抱我回屋。”在屋里说屋里,谁都知道屋里指的是卧室。

黄东答应一声,“遵命,我的女王。”起身就往卧室走,孙冰就这样挂在他身上,双臂环着黄东脖子,双腿环着爱人的腰,黄东的手托在女王大人的粉*臀上,慢悠悠的走进卧室……

心的交融,也是闺房之乐,黄东抱着孙冰,安静的躺在床上,心,很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