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火力压制

现代异闻事件薄 任意字 3805 字 2020-10-18 15:43:30

明亮的火光刺破夜空,带起属于死神的尖锐啸音,向着伫立崖顶的二人直射而来,那是枚制导火箭弹。通过苏筱羽提供的定位地点,经过天网校准后从土狼大队的驻地发射出来。

这种相对导弹而言体积小巧造价低廉的制导远程火箭弹,虽然威力、射程以及精度皆远不及前者。但高达四百多公里的火力投射范围完全可以覆盖整个S市。携带的战斗部针对个体目标伤害也能做到溢出,尤其是在现场能够提供辅助制导的情况下,精度上的偏差也完全可以依靠杀伤半径来弥补。

顾虑到不能提前泄露行动讯息,苏筱羽便动用自身的权限沟通土狼大队,以形势紧张应对突发状况为名,安排了两队远程火箭弹小队做战备值班。此刻终于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就在冥灵二人想要逃离现场的时候,她下达了发射指令。

虽然不确定除露面的几人外是否还有隐在暗处的敌人,可那两只巨型水晶棺就是最好的目标物。如果小新能够拖住敌人,等到土狼大队支援的到来那是最好的。如果敌人妄想逃离,待敌人和小新拉开距离后,这就是苏筱羽留在最后的手段。

“大人小心!”稻荷眼见火箭弹袭来,慌忙扯动两具晶棺想要躲避,却不料这枚火箭弹在空中就爆炸了。

这是枚战斗部装载着白磷和镁粉的火箭弹,爆炸之后剧烈白炽的火光照的夜空犹如白昼,山崖之上瞬间纤毫毕现。大蓬大蓬混合着助燃剂的磷块被射向了地面,所落之处立刻燃起难以熄灭的腐蚀性火焰,升腾起大量带有剧毒的气体。

紧接着飞射而至的第二枚,第三枚同样构造的火箭弹接连爆炸,狭窄的山崖顶端仿佛升起了数轮耀日。地面上到处都是弥漫着大蒜味的剧毒烟尘,和附骨之蛆般的明色火焰。这片崎岖的土地此刻化作了烈焰地狱,制裁着每个踏入其中之人。

突然间爆发的强光和轰鸣,也惊动了在下方缠斗的两人。波彻西回头望向夜空中缓缓降落的炽烈火球,顿知大事不妙。他万万没有想到,Z国的猎人组织行事风格竟如此狠毒,不过是对付几名神选者而已,就动用如此大的阵仗。当下暗自心惊,幸好没有和冥灵一起跑路,不然此刻就是自己待在那片炼狱之中了。

纵然是对自己实力非常自负的波彻西,也很清楚在面对正规军这些高杀伤性武器面前,自己是多么的脆弱。虽说足够强大的降临派实际上并不畏惧军队的威胁,但那不代表单个异人就能够正面硬憾现代化军队的攻击。

就在波彻西这愣神的功夫,小新抓住机会猛地向后跳出战圈,一把扯下了缠在身上的蛛网,终于从无限被动的局面中缓了过来。远方炮艇上的探照灯光如呼应山头灼日的长剑,刺破了海面上深沉的黑暗照射而来。

土狼大队的支援部队,终于到达了…

为了援护被任源抓住的西门楚进,隐藏在暗中的七罪部队阴、阳二人顾不得继续隐匿下去,双双被逼了出来。

这两人便是李墨寻探冶炼厂废墟,与美杜莎大战那夜。降临派牺牲了四名顶级原胚打造出的新晋神选者。两人同为异常等级C级的中阶神选者,分别握有操控磁力中斥力与吸力的独立现实,合力便可打造出完整的磁力闭环。

只要默契配合,便能够轻松的操纵周遭的金属物体,甚至借之生成高压电流。在被二人伏击的那晚,任源甚至将他们操控的铁砂误认为由高阶异人所主导,可见两人配合之绝妙技艺之高超。而这种对单体压制力极强的进攻手段,也正是伪神之躯的克星。

至少,美杜莎是这样认为的。

眨眼间铁砂铸就的黑色洪流,向着任源再次涌去。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任源不敢硬接,来来回回绕着三人打转,伺机想要突破防线直接攻击操控铁砂的二人。

为了防止被暗中的狙击手再次射中,楚进三人也不停的变幻着位置,保持着彼此间的距离。阴、阳两人娴熟的操弄着飞舞的铁沙,时而化作坚固的巨盾,时而化作蛇形的长索。双方围绕着地面上的水晶巨棺往来缠斗,行成了微妙的平衡。

海滨地面上的细碎金属岁屑也被充盈的磁场所卷起,加入到了其中。使得两人的进攻性和防御力随着战斗的持续,变得越来越强。双方的实力天平开始慢慢倾斜,任源的应对也变得有些吃力起来。

“夜枭,找到那个狙击手了吗?”眼见局势暂时稳定下来,楚进按住通讯器低声问道

“大致位置已经确定了。”身披隐衣藏在暗处的夜枭低声答道“在我们的东北方向大概六百余米处的高坡上。”

“只有那么一名狙击手吗?”楚进问道

“这…”夜枭迟疑片刻“刚才几枪都是从那里发出的,至于有没有其余的没有暴露,尚还不清楚。”

“是诱饵吗…”楚进沉吟片刻,心中下了决断。

“不要恋战,今天我们的目标可不是伪神之躯。”看着身边越战越勇的阴、阳二人,楚进趁着任源再次被逼退的机会,低声提醒道“对方暗中必然还有后手,拖下去猎人的增援也要抵达了,优先确保两棺原胚的安全转移。”女生

“你是在担心那个狙击手吗?”阴配合着阳,挥手振击再次迫的任源向后闪躲,笑问道“要不,让夜枭前辈去处理好了…”

“胡闹!”楚进面色骤变“他是我们中唯一还在暗处的了,怎么能轻易现身!对方狙击手公然暴露自己的位置,显然就是布下的诱饵等我们上钩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不解决掉监视者的话,我们也不好甩掉他们”阳也对着通讯器低声问道“要把情况汇报给冥灵大人吗?”

“汇报给冥灵大人。”楚进寒声说道“你的意思是,把工作和责任推给冥灵大人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阴阳二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方才反应过来纵然汇报给冥灵,只怕也没有什么用。

忙着转运另处物资的上司最可能的回应,便是丢下句“自己解决,七罪部队不需要没有能力的废物。”这样的话吧。而更大的可能是,今夜猎人的行动恐怕不仅仅针对这一处,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走漏了消息,上司那边八成也有不小的麻烦。此刻去信打扰触了霉头,只怕事后只会换来更严厉的处罚。

更何况现在双方相距甚远,即便冥灵知晓了这边的处境也是鞭长莫及。论增援速度和力度,教派也不具备与对灾部相抗衡的实力。思来想去,便只剩自力更生这条路了。

心中思量已定,楚进高声喝道“阴、阳!我们先合力击退伪神之躯!离开此地再做打算!T计划!”

说完,楚进面现狞色,低声默语数句,挺身傲立。双拳轻碰间其音铮铮,如敲铜罄,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任源冲去。

“来的好!”正愁无法突破铁屑防御的任源,见对方送上门来不由得大喜。挥剑返身杀去,想要先废掉领头的楚进,再对剩下的各个击破。

此番楚进却不比之前逃跑时的退缩,重拳猛挥连连打在罪衍的剑脊上,显露出高超的空手入白刃技巧。辗转腾挪间化解掉对手劈来的数剑,揉身顶着任源的剑围向内切去,挥拳直捣后者双眼。

对于前者这犹如自杀般的突进行为,任源焉有避退之理。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正是他最擅长的,当下轻振长剑顺势向着楚进拦腰斩去。这剑速度犹比之前几剑快上数倍,显然缠斗良久他已动了杀心。以罪衍恐怖的切割能力,若是此剑斩中便是等腰粗细的钢柱也要轻松两断,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眼看冒失进攻的楚进便要在打中后者面门同时,被拦腰斩断喋血当场。这千钧一发之际,大蓬铁砂突然从他腰畔爆出,瞬间卷上罪衍沿着剑身向上攀去。见势不妙任源忙撒手撤剑,可是已然是来不及了。

交叠而来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他的脸上,席卷而来的铁砂也裹住了持剑的右手。今夜出发之前,楚进这组四人便在身上备下了灌有铁砂的内衬腰环,既方便阴阳二人远处施救,也方便在近身之际如这般对敌发难。对此毫无准备之下,任源立时吃了这记暗亏。

情知被铁砂裹严,再想摆脱就难了。任源借着后仰之势挥起左手拍在右肩之上,瞬间崩碎了血肉将右臂断了下来。双足急退避开了追蹑而来的后手。翻涌而来的铁砂终是慢了一步,没能逮住前者。转而汇集起来将他持剑断臂包覆绞杀,刹那间绞为齑粉。长剑罪衍也落入了阴阳两人的掌控中。

占得先机之后楚进气势大盛,配合着呼应进攻的重重铁砂墨浪,双拳如雨打沙滩舞的密不透风。而丢了罪衍的任源,似乎也难以与前者抗衡,单臂支绌间颇现狼狈。此刻的处境倒是和另处战场小新之前的处境,莫名的相似。

“糟了鱼叔,任源输了!”姜梓文见此情景顿时大骇,声音微带颤抖的说道

“情况还没那么糟糕。”鱼谦冷静地说道“按说战斗开始的时候,这里暴涨的异常波动就瞒不住了吧?部里应该已经知道。”

“这样下去,任源就要被降临派抓走了!”少女不懂为何鱼谦能这么淡定,焦急地说道“可就算部里侦测到了,按照行动守则我们不主动呼叫支援,土狼大队是不会主动出击介入的。”

“如果需要增援他会通知我们的吧,他不愿部里支援也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这不是之前行动的时候你告诉我的吗?”鱼谦好奇的问道

“那是他独立行动的时候。”少女慌张的说道“我们刚才开枪已经暴露位置了,他要是输了降临派不会放过我们的!鱼叔你清醒点,我们现在就是将要出现的,不必要的损失。”

“我说你…”鱼谦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么害怕为啥还要答应上火线给我做观察员啊?”

“我那不是被他绕进坑里了嘛。”少女言语中已经开始带了哭腔

“唔,虽然我不觉得他会这么简单的输掉…”鱼谦又看了眼场中的局势,淡然道

“罢了,以防意外我们先换个阵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