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4卷·第二章上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4837 字 2020-08-14 07:21:05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四卷离析DepartureandLeave

第二章灰荻·莱塞斯·阿尔特Leses·Arte·

莱塞斯的武器挥空了,身旁的艾尔和瑞尔,和莱塞斯一样,挥空了,三人都没能够攻击到眼前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莱塞斯对于眼前的他,有着满腔的怒火,莱塞斯无法原谅这个在他眼前将整个村落的古人族屠杀殆尽的家伙,他...该死!

莱塞斯看向他,他也用余光看向了莱塞斯。嘴角微微上翘...他用嘴角的笑容回应着莱塞斯眼中的怒火...该死的!那天...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也像现在一样的笑着...狡黠的令人反胃...

那个时候,莱塞斯、弗尔卡柯和鲁斯还没有来到吉村,那个时候他们刚刚从火海区域和初始之地的交界处离开,弗尔卡柯派莱塞斯率先带领自己的队伍来到夙乙村,了解这个村落的情况。

这个村落与莱塞斯在火海区域边缘所见的其他的村落都不太一样,这个夙乙村...没有格罗姆的存在。虽然可以听见孩子们从村落中传出的嬉笑声,但却仅有两三声。没有一个声音那般的孤独,却也让莱塞斯听着十分难受。

莱塞斯骑着步行者来到了夙乙村的门口处,一块用嫩菊绿色的梭梭木制作而成的木牌放置在夙乙村门口的左侧。“夙乙”两个字被浅浅地刻在了木牌上面,莱塞斯跃下步行者走到木牌前,才得以看清“夙乙”这两个字。

莱塞斯用左手轻轻地触碰了木牌上的“夙乙”两个字,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粗糙,反而有一种特别的光滑。莱塞斯转过身,准备走进夙乙村,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头再一次看了一眼夙乙村的木牌,它似乎变得有些倾斜了,而自己刚才看见的它,应该是笔直的...是我刚才看错了吗?还是我现在看错了?嗯...有些奇怪...说不清的奇怪...

莱塞斯不再看向木牌,走进了夙乙村,而自己队伍的二十个队员们除了五个队员负责看守步行者们,其余十五个队员则跟在自己的身后,也陆续进入了夙乙村。当他们走进夙乙村,木牌的中间悄悄地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没有人觉察到它的出现。

那两三声嬉笑声,莱塞斯走进夙乙村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见了,它们似乎觉察了莱塞斯一行人的到来,小心地躲藏了起来。莱塞斯走在最前面,不时地看向晴蓝紫色的石块和藤萝紫色石块筑成的家户,不知道为什么,里面一个古人族也没有。莱塞斯走进了一个用晴蓝紫色的石块筑成的家户之中,石桌上还有吃剩下的沙棘,小石碗中则有一整碗的水,这个家户的古人族或是古人族们似乎刚刚还在家户之中,才离开没有多久。莱塞斯环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便离开了这个家户。

来到了夙乙村的村中心,一个用晴蓝紫色的石块和藤萝紫色的石块混合筑成的石台,它被尽可能地筑成了圆形,但却仍有些突出的棱角。这些突出的小棱角使它看起来特别的生硬与别扭,它就像是被迫筑成的,甚至莱塞斯仅仅是远观,都能感受到它的哀怨,似乎还能够感受到筑造者的无奈的心境。

老人、妇女和仅有的三个孩子,十个古人族们围坐在石台旁,仰视着石台上的那个古人族男性,面露安详,他们似乎是在聆听他的低语。没有人发出声音,除了莱塞斯和莱塞斯的十五个队员们的稀疏的脚步声,仅剩下的,就是那个古人族男性的声音。让莱塞斯记忆深刻的,不是他低语时温柔的声音,而是他与围坐在石台旁的古人族们迥异的黑发与黑瞳。他的迥异,因为他独自一人站立在石台之上,站立在石台的最中央,所以显得更为明显。

莱塞斯让十五个队员们留在原地,不要太过靠近石台影响到石台上的古人族男性和围坐在石台旁的古人族们,莱塞斯认为他们是在做一种自己村落独有的仪式,他猜测这个仪式应该是用来祈福的,自己和队员们不应该也不可以去打扰他们。

莱塞斯慢慢地走到一个老者的身旁,小心地坐下,但莱塞斯比围坐在石台旁的所有的古人族们都要高上一截,即便他坐下了,也格外的显眼。莱塞斯抬起头看向石台上的古人族男性,他用余光看向了莱塞斯,他的嘴角微微上翘,眼神中出现了一缕狡黠的笑意,莱塞斯觉得是自己太过于显眼,才让他产生了这缕笑意,于是将自己的腰弯了下来,背不再挺直,尽可能地让自己变得不再显眼。

“我的朋友们,看来我们的村落,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呢...”古人族男性的低语似乎把仰着头望向他的古人族们都唤醒了,他们脸上的沉迷与惬意荡然无存,围坐在石台旁的古人族们都不约而同地凝视着莱塞斯。

莱塞斯无法忍受他们目光,空洞,宛如不断地沙蝎蝎尾的尖刺,刺痛着莱塞斯的每一寸皮肤,背和颈的刺痛感尤为强烈。莱塞斯立刻站了起来,弯下腰,鞠了一躬,莱塞斯想以此来表示自己对于打扰了他们的仪式的歉意。

“站起来吧...我的朋友们...站到这个古人族男性的身前吧!”伴随着他声音的传来,十个古人族们都来到了莱塞斯的身前,目光里的空洞似乎渐渐地消失了,残留下来的,是不舍和解脱...他们的目光...为什么...哪里不对劲...莱塞斯心中的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哇哦——我们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想要对我们表示歉意呢!真是...真是...真是太没有必要了...”

莱塞斯挺直自己的腰,看向台上的古人族男性,眼中只有困惑,莱塞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自己表示歉意是没有必要的,自己打扰了他们,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你没有道歉的必要...”他温柔的低语不知不觉变得有些冷漠,“该道歉的...是我的朋友们才对...”

刺痛的感觉停止了,莱塞斯发现自己身前十个夙乙村的古人族们,老人、妇女和仅有的三个孩子,都闭上了他们的眼睛。他们正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十个夙乙村的古人族们都停住了,他们纹丝不动,他们的脖颈处缓慢地出现了一道线,蜜黄尘从那道线内喷溅而出,它们肆无忌惮地侵袭着莱塞斯,莱塞斯全身上下,都沾染着蜜黄尘,他的双眼,什么看不清了,一片模糊,整个世界仅剩下一片蜜黄。

满身的腥味让莱塞斯的胃不断抽搐着,什么东西正在不断地从自己的胃里涌上来。莱塞斯不是第一次看见尘了,但这是他第一次全身都浸泡在蜜黄尘之中,他的整个身躯都开始颤抖了,双眼紧紧地闭上了,但即便如此,刚才眼中看见的画面却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牢牢地定格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掉它了。

“啊...啊——啊——”莱塞斯尖叫着,他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眼前的十个古人族,同时在这个瞬间离开了这个世界。整个村落只有他们十一个古人族了...这个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却将自己村落其余的古人族们全部......莱塞斯无法忍住自己此刻异常的难受之感,不得不跪倒在地上呕吐了起来...这个混蛋...他...屠戮了自己的村落的古人族!他...该死!

“哕——”十五个队员们听见了莱塞斯的呕吐声,纷纷赶到了莱塞斯的身旁,他们也因此得以目睹莱塞斯看见的惨烈景象。

“哕....”

“哕....哕...”

“哕——”

“哕——哕!”

莱塞斯身后不断地传来此起彼伏的呕吐声。

莱塞斯强忍着自己异常的难受之感,勉强地站立起来,看向石台上的古人族男性,莱塞斯必须让自己记住他的模样。他嘴角微微上翘,莱塞斯从他的余光里,只能看见轻蔑!他在嘲笑莱塞斯,眼睁睁地看着十三个古人族离开这个世界,任由他们的蜜黄尘侵袭着自己的全身,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就是一个废物!你...什么也做不了!”

“啊——啊!”莱塞斯的双腿颤抖地更加厉害了,突然,颤抖停止了,莱塞斯右脚大步朝着石台迈出,他用尽全身的力量向着那个古人族男性冲刺。左脚用力踩向地面,右脚抬起带动整个身躯朝着石台跃起,莱塞斯来到了石台上,但本应该在石台上的那个古人族男性已经不见了踪影。

站上了石台,莱塞斯才看见了石台上的景象,他在石台下看不见的,无法想象的景象——三个古人族男性的尸体,他们无一例外全都跪在石台上,双膝已经裂开,他们的两个大腿上都一个凹陷处,蜜黄尘源源不断的从他们膝盖的裂口处流出。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全都充斥着狰狞,张开的嘴显得无比的巨大,似乎用尽全力,也难以像他们三人一般张开。紧紧地闭上的双眼,似乎到现在仍能够感受到他们双眼和双眉的颤抖;紧紧地咬着的牙齿,似乎到现在仍能够听得见它们碎裂开的声音。三人仰着头,上半身都向后仰着。他们的胸口都有着数不清的伤口,上半身都已经被布满了尘迹,他们的尘正在朝着他们的下半身前进着,它们的终点...应该是他们身下的石台的石面。如果他们的双眼睁开,他们就能够直视着空荡的天空,干净而纯粹。

莱塞斯跪倒在了石台上,他的双膝并没有裂开,他的胸口并没有数不清的伤口,但他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疼痛...这个...混蛋...他...并不是屠戮了自己的村落的古人族...他...他...他是屠戮了自己的整个村落!他该死!

莱塞斯抬起头,望着空荡的天空,它此刻的干净,它此刻的纯粹,都让莱塞斯更为难受,胃部的抽搐更为剧烈了,他的忍耐似乎快要到极限了...莱塞斯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腹部,蜜黄尘已经弥漫了整个石台的石面,他的眼中只有蜜黄色了...他无法在忍耐片刻了,他又一次的呕吐起来。

当莱塞斯停止了呕吐,他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该死!该死!该死!”莱塞斯无力地嘶吼着,“该死”两字越来越小声,最后那个“该死”,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见......

“该死...”莱塞斯看着眼前的黑发黑瞳的古人族,命运让他重新遇见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家伙再一次从他的眼前逃走。

莱塞斯的思绪回到了现在,他想要再一次攻击这个该死的家伙,但有人已经先他一步,对这个该死的家伙发起了新的攻击——那就是莱塞斯左前方的艾尔。

艾尔将武器收回后高高举起,武器并没有笔直地竖立着,它已经逐渐向着艾尔的身后方倒去了,她朝着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前跃出半步,将她双手紧握着的残缺武器用力地劈向了他,他并没有从他左腰的布带处的黯金色器鞘取出他的残缺武器,反而是将右手伸向了他的右腰处,取出了一把青色的武器。

三人同时将这把青色的武器认了出来,这是蔚荋的器坊里的两把完整武器其中的一把。青色的沉稳,是无论如何也模仿不来的。他就是那个偷走蔚荋器坊里完整武器的那个圆寸古人族男性。

“果然是你!偷走了蔚荋器坊里的完整武器!被我亲了的那个混蛋也是你!”艾尔裸露的双臂紧绷着,朝着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劈砍的武器的速度更快了。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着看着艾尔,右手反握着青色的完整武器,右臂抬起,用它挡住了艾尔的劈砍。艾尔满脸的不可思议,同样的神情还出现在了莱塞斯的脸上。莱塞斯知道这个该死的家伙很强,但这个该死的家伙的强悍已经超乎了莱塞斯的预期,他单手用武器抵挡住了艾尔愤怒的劈砍,纹丝不动,艾尔的劈砍甚至都没能让他的双脚后退哪怕半步...莱塞斯用余光看向瑞尔,他脸上的不可思议比艾尔更甚。

“阿德里安瑞尔!”莱塞斯用自己的怒吼使瑞尔从他的震惊中脱离而出,自己则是用右手中与古人族男性相似的青色的完整武器自上而下砍向古人族男性的左小腿,“攻击悬赏者!攻击...”

莱塞斯的武器没能砍到他的左小腿,莱塞斯刚刚挥出自己的完整武器,他就用极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左脚踢向了莱塞斯的胸口。将正在呼喊瑞尔的莱塞斯一脚踢飞,莱塞斯整个人倒在了地面上,向后倒退着,并不时地向后翻滚着。

莱塞斯最终在木门前停止了自己的后退和翻滚。此时莱塞斯的胸口疼痛无比,似乎自己的胸口的骨头在古人族男性这次的踢击中已经断裂开了,呼吸变得很困难,无力感慢慢地开始侵蚀莱塞斯的整个身躯了。莱塞斯想要站起来,当他试图这么做的时候,浑身出现了突如其来的剧痛,双臂、双腿、脑袋,这三个部位是痛苦最为强烈的部位。莱塞斯的身躯没能够让他现在立刻站起来,他只好将脑袋转向那个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的方向,看向瑞尔和艾尔,期待他们两人能够牵制住他,让自己有时间和机会重新回到战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