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4卷·第一章上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6721 字 2020-08-14 07:21:00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四卷离析DepartureandLeave

第一章灰荻·瑞尔·斯沃德Rior·Soard·

瑞尔坐在山黎豆红色的木椅上,身前的山黎豆红色的木桌上是一个大氿碗,还用一小把的沙棘。芦灰霾的出现让瑞尔得以很早就可以离开他看守的市枢休伦·佑蓝的右门。右手将两颗沙棘轻抛进自己的嘴中,瑞尔没有将它们立刻咬开,而是含在口中,用右手将大氿碗端起来,小心地端到自己的嘴边,微微地抬起它,让鹅冠红色的氿缓缓地流入自己的嘴中,腥味在瑞尔的口中充斥着,喉咙里仿佛正在被什么灼烧着,鼻子不由得用力地连续呼出三口气。灼烧感从口中蔓延到喉咙,但并没有就此停下,反而继续蔓延,到达了瑞尔的胃部,才停止了蔓延,胃里的灼烧感是最晚感受到的,却是最为强烈和持久的。

瑞尔的右眼紧紧地闭上了,口中含着的两颗沙棘都已经被咬开,他享受着此刻布勒佴在嘴、喉、胃里的肆虐,肆虐中还夹杂着沙棘的酸涩,这种奇妙的感觉真的很好。但当雷欧出现在瑞尔的视线中,他紧闭着的右眼立刻睁开了,雷欧这个人,让瑞尔觉得十分倒胃口,甚至让瑞尔无暇享受布勒佴了...这个家伙怎么现在会出现在氿馆里?他不是应该早就喝完他的普库佴,离开这里了么?真倒霉...

瑞尔站起身,低下头看了一眼大氿碗中剩余的布勒佴,转过头,不让自己看到布勒佴,但忍不住又将头转回来,再一次看向大氿碗中剩余的布勒佴,右手端起大氿碗,将大氿碗端到嘴边,将剩余的布勒佴一饮而尽。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雷欧,这让瑞尔的心中的烦躁之意更甚,他将大氿碗重重地放到了木桌上,大氿碗底部发出了沉重的咚声,但很快被人群的喧闹掩盖。尽管瑞尔不想看见雷欧,但自己的眼角的余光总会在不经意间看见他,再一次看到雷欧,雷欧满脸的目瞪口呆。这副模样着实引起了瑞尔的注意。

顺着雷欧惊异的目光,瑞尔看到了一只刚才自己才见过的生物,这个生物瑞尔并不认识,双尾四足,浑身长满了月白色的绒毛,花青色的双眼颇有灵性。它从瑞尔来到氿馆的时候就一直不安的坐在这张山黎豆红色的木桌的中间,双眼中的灵性里弥漫着恐惧和不安,全身一直在颤抖...为什么雷欧看见这个生物会这么激动和惊异?

瑞尔又瞥了一眼雷欧,发现氿馆的馆主仆佴从雷欧的身旁走开了,更吸引瑞尔注意的,是仆佴身前的古人族男性,精致的五官,英俊的长相,银色的圆寸和双瞳,青山蓝色的衣物,与他身旁的古人族们格格不入。唯一让他可以融入氿馆的,或许是这个古人族男性此刻满脸的微红和满眼的迷离。

“哕......哕!”

一个原本坐在瑞尔身旁的古人族男性,普库佴喝太多了,从木椅上摔倒,瘫软地趴在瑞尔右脚旁的木板上,不停地呕吐着。

瑞尔满脸的厌恶,用右脚轻轻地踢了一下他的肩膀,但他无动于衷,继续在瑞尔的右脚旁的木板上呕吐着。瑞尔用右手将剩余的沙棘抓到手中,尽可能轻地握住它们,离开了自己坐着的木椅。

“哕——哕!”

古人族男性的呕吐声持续不断,瑞尔离他越来越远,声音却一直持续着,令瑞尔心烦。突然,这个令瑞尔心烦的声音消失了,瑞尔回过头看向自己刚刚离开的木椅,却没能再看见古人族男性的身影。自己刚刚离开的木椅,它的空缺十分短暂,它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古人族男性来填补它的空缺。这个古人族男性与刚才仆佴身前的古人族男性格外相似,瑞尔甚至有了一种错觉,他们或许是兄弟?相似的精致的五官,相似的英俊的长相,相似的圆寸和双瞳。但这种错觉只是一瞬间,瑞尔还是发现了两人的不同,这个古人族男性的圆寸和双瞳是黑色的,而非银色的;这个古人族男性穿着墨紫残缺防具和墨紫裹身衣,而非青山蓝色的衣物;这个古人族男性戴上了墨紫色的头巾,脖颈上戴有墨紫色的面巾,而那个古人族男性却并没有头巾与面巾...这两个古人族...长得真像,肯定不是兄弟,兄弟肯定长得不一样...瑞尔回过头,看向山黎豆红色的木桌中间的那个生物,抿着嘴唇,微眯着双眼,向右轻轻地扭动自己的脖颈。

瑞尔走到了山黎豆红色的木桌的中间的右侧,雷欧和那个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都在瑞尔的对面。雷欧用自己的右手食指对着木桌中间的生物指了指,然后跟他身旁的那个古人族男性说了一些什么话,让那个古人族男性不断地点头。

那个生物不再选择呆在原地了,它站立起来,猫着腰,舒展着它的身体,然后慢慢地走向了雷欧和那个古人族男性。

木桌旁所有的还没醉的古人族,都停下了他们正在做的事,停下了他们正在咀嚼沙棘和大嚷大叫的嘴巴,停住了他们正在准备端起的装满了普库佴的大氿碗的右手,停止了他们正在不断挥动的左手和不断摆动的身体。除了不时传来的几声呕吐声,整个氿馆都变得很是安静了。木桌旁还没醉的大部分的古人族都紧紧地盯着这只他们从未见过的生物,而瑞尔和其余的还没醉的少部分古人族,则是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雷欧和他身边的那个古人族男性,瑞尔似乎和其余的还没醉的少部分古人族都达成了共识——这只生物,认识雷欧,或是,这只生物,认识雷欧身边的那个古人族男性。

这只生物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了雷欧,抬起头,仰望着他,瑞尔看着雷欧此刻一脸的呆滞嘴角就不自觉地上翘了。它或许只是看了一眼雷欧,或许只是观察了雷欧一会儿,它就将目光转向了雷欧身边的那个古人族男性。它并没有抬起头看向那个古人族男性,而是径直走向他,突然,这只生物停下了脚步,发出了颤抖的呜声,停在了原地,转过头看向了瑞尔。呆滞不请自来,瑞尔的脸上不知不觉被呆滞霸占,他不知道为什么它会盯着自己看。

这只生物转过身,面对着瑞尔,脑袋用力地下压,几乎贴到了山黎豆红色的木桌桌面上,它的前半个身体都随着它的脑袋一同向下压,两个前腿紧绷着。它的屁股高高地翘起,两个后腿也紧绷着。它的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颤抖,穹灰色的嘴里不断地发出响亮而急促的呜声。瑞尔第一次看见它这副模样,瑞尔肯定氿馆内在场的所有古人族都是第一次看见这只生物的这副模样。它肯定是看见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东西,不然就是觉察了什么特别恐怖的气息...瑞尔微微地仰起头,眼睛眯起了一大半,略微浓密的睫毛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瑞尔看向自己的右侧,几个已经呆滞了的古人族男性,一个已经呆滞了的古人族女性;瑞尔看向自己的面前,颤抖的生物不停地嚎叫着,一脸呆滞的雷欧,他身边的那个古人族男性也是一脸呆滞,他们周围的古人族们同样如此;瑞尔看向自己的左侧,几个已经呆滞了的古人族女性,一个已经呆滞了的古人族男性...瑞尔收回自己的目光,但他又立刻将自己收回的目光再一次投向自己的左侧,他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不是一脸呆滞的古人族——那个坐在瑞尔刚刚离开的木椅上的古人族男性,有着黑色圆寸和黑色双瞳的古人族男性......

瑞尔抬起自己的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他觉得自己肯定看错了,这个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不会与众不同的。两个呼吸间,瑞尔就不得不眨眼了,而且是频繁而用力地眨眼,右手上肯定沾到了不少沙棘的汁水,瑞尔的双眼,此刻不断地感受着火辣辣的疼痛。

当瑞尔从自己双眼的疼痛中解脱出来,再一次看向这个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他精致而英俊的脸上,充斥着呆滞...肯定是我刚才看错了,他只是比别的古人族好看一些,没有什么别的不同......瑞尔试着坚定地去否定自己看见的那个瞬间,他试着让自己相信那个瞬间...只是一个错觉。但是瑞尔的尝试,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般轻而易举,反而格外艰难,瑞尔有些痛苦,这是他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上一次...还是因为雷欧这个家伙。

瑞尔低下了头,准备抬起自己的右手,但当他看见右手上残留的些许沙棘的汁水,他就将自己的左手抬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脖颈后面,抚摸着脖颈,抿着嘴唇,微眯着双眼,向右轻轻地扭动自己的脖颈。放弃了继续尝试,他需要缓一缓,让自己不用继续沉浸在这种痛苦中。等一会儿看完热闹,再喝一碗布勒佴,然后沉沉地睡一觉,等自己一觉睡醒,这份突如其来的痛苦肯定会被遗忘的。

瑞尔重新抬起自己的脑袋,木桌对面的雷欧已经不再是刚才的一脸呆滞,焦急...和...愤怒...浮现在他的脸上,瑞尔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雷欧愤怒的神情了......雷欧的口中念念有词,他不断地朝着他身边的那个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述说着什么。雷欧的双眼中仿佛不断地有光芒冒出,而它们统统投向了他身边的那个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

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将自己的右手撑在木桌的桌面上,同时他的右脚抬起踩在木桌的桌面上,纵身一跃,他的整个身体都已经站立于木桌之上了。瑞尔看着这个古人族男性不断地走近那个生物,他似乎想要直接用自己的双手抓住它,所有古人族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他身后的雷欧也停下了自己口中的念念有词。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的双手马上就要抓到那个生物了,但是它却突然轻轻地跳了一下,前跃出小半步,古人族男性的双手立刻停了下来,等待着它恢复平静,继续将自己的双手伸向它。它再一次轻轻地跳了一下,前跃出小半步,而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与此同时也轻轻地跳了一下,前跃出小半步。瑞尔此时发现山黎豆红色的木桌正在不断地朝着自己倾斜,木桌的中间隐约能够看见一道较小的裂缝。

古人族男性继续将自己的双手伸向它,即便木桌出现了剧烈的晃动,木桌中间的裂缝蔓延开来,木桌倾斜地更为严重,他和那个生物又一次轻轻地跳了一下,前跃出小半步,也没有阻止他继续将他的双手伸向它。他用双手抓住它的两个前腿,将它抓起,此时木桌的剧烈的晃动停止了,裂缝也停止了蔓延,倾斜也停止了。

“咣——咣当!”

所有古人族都被氿馆门口传来的巨大的声响所吸引,双眼都投向了氿馆的木门。虚掩的那块木门和被关上的那块木门都已经被推开,木门旁出现了一个异常魁梧的身影,与氿馆馆主仆佴相同的荔肉白色的平头与黑黄相间的双瞳,壮硕的右臂和右胸口裸露着,左臂和左胸口都隐藏在了他的墨紫裹身衣中,左边的墨紫裹身衣被他卷在他的布带之中——仆佴的哥哥!器坊坊主蔚荋!瑞尔的脸上再一次被呆滞所占有...为什么蔚荋会来氿馆?刚才从雷欧身旁走开的仆佴,从氿台后走了出来,来到了蔚荋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蔚荋的左臂。

“哥哥,你为什么会来氿馆?”仆佴此刻站在蔚荋的身旁,他异常瘦弱的身体和他哥哥异常魁梧的身体有着异常强烈的对比,“你器坊里武器制作的工作不是特别多吗?平时都忙不过来,一次都没有来过我的氿馆喝过你最喜欢的普库佴,每次都是我等氿馆打烊了才给你送普库佴的,今天怎么会有空过来我的氿馆?”

“弟弟...我...我器坊里的...两把完整武器...现在...现在只剩下一把了...有一把...被一个圆寸的混蛋...偷走了!”蔚荋的每个字都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他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最后几个字更是被他吼了出来。蔚荋的呼吸急促而沉重,他的双腿微微地颤抖着,从他额头上不断有汗水冒出,瑞尔肯定蔚荋刚刚才从他自己的器坊里狂奔而出,一路尾随那个他口中的“圆寸的混蛋”来到了仆佴的氿馆,“我让我的一个朋友...帮我看守着器坊,而我则独自追赶着他来到这里......”

瑞尔立刻看向了木桌上的那个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他就有着银色的圆寸!瑞尔同时想起了刚才自己看见的那个黑发黑瞳的古人族男性,他也有着黑色的圆寸...肯定是他们两个人中的一个偷走了蔚荋器坊中的那把完整武器!

站在门口的蔚荋突然被从身后撞开,他被迫撞到仆佴,压着仆佴,一同倒在了氿馆的地面上。一个身影出现在木门旁,云峰白色及眉的刘海和马尾,黑黄相间的双瞳。瑞尔看到这个身影,不由得落泪了,但当他看清楚这个身影的容貌,他的落泪停止了,右手抬起擦拭了自己双眼流出的泪水...不是她...是她的姐姐...瑞尔低下头,双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些悲伤,再一次抬起头看向这个身影,她确实太像“她”了——相同的云峰白色及眉的刘海;相同的黑黄相间的双瞳;相似的马尾;相似的肤色......不过“她”有着较长的马尾,她则是较短的马尾;“她”有着乳白的肤色,她则是灰白的肤色;“她”有着一双魅眼,她则是一双杏眼;“她”有着一张稚嫩的脸庞,她则是飒爽的面容;“她”的名字是艾娜儿,她则是艾尔...

艾尔走到蔚荋和仆佴的身旁,满脸的阴沉,上半身的墨紫裹身衣没有两袖,双肩和双臂都裸露在外面。她伸出自己的双臂,将倒在地面上的蔚荋和仆佴同时拎起来,此时她结实的双臂青筋暴起,然后她将蔚荋和仆佴同时放下来,蔚荋和仆佴腾空的双脚得以重新来到地面上。

“让!开!”艾尔的声音沉重而响亮,她的不悦渗透在她的声音之中,让氿馆里的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

“是!”蔚荋和仆佴异口同声,两人话音未落,已经来到了氿台旁,给艾尔让出了身位,不挡住她前进的道路。

“被我亲了的那个混蛋!给我滚出来!”听着艾尔响亮的声音,瑞尔的脑袋有一些眩晕的错觉...艾尔被亲了?好像不太对...是...谁被艾尔亲了...理清思绪的瑞尔,脑袋的眩晕更为严重了,他喜欢艾娜儿,所以瑞尔很了解艾娜儿和她身边的人和事,艾尔自然不例外,但在瑞尔的印象之中...艾尔是一个热衷于制作防具的人,除了艾娜儿,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过多的情感,甚至可以说...艾尔是一个十分冷酷的古人族女性。而此刻的艾尔所说的话,几乎是将瑞尔对于艾尔之前的“自认为正确的看法”打得支离破碎。瑞尔似乎根本不了解艾娜儿的姐姐艾尔...

瑞尔试着坚定地去否定自己听见的艾尔的话,试着让自己相信自己对于艾尔之前的“自认为正确的看法”,他试着让自己相信艾尔的话...只是他听错了。但是瑞尔的尝试,几乎变成了不可能,有了刚才那个瞬间的影响,这次已经从“格外艰难”,变为了“难于登天”,瑞尔也从刚才的“有些痛苦”,变为了“无比痛苦”,这是他第三次遇到这种情况,今天对于瑞尔而言真的是太糟糕了。

瑞尔不得不又一次地面对自己的痛苦,瑞尔低下了头,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放到自己的脖颈后面,抚摸着脖颈,牙齿紧咬着下嘴唇,同时抿着嘴唇,半眯着双眼,向右用力地扭动自己的脖颈,放弃了继续尝试,任由痛苦侵蚀着自己。今天瑞尔肯定不能沉沉地睡一觉了,他肯定自己会失眠的。

艾尔一步一步地走近山黎豆红色木桌旁的瑞尔和其他的古人族们,原本古人族们将木桌围得几乎水泄不通,但现在却为艾尔让开了一条直达木桌的道路。

艾尔距离木桌越来越近,她满脸的阴沉逐渐消失了,不断下压着的双眉向上抬起,不断用力抿着的嘴唇恢复原状,不断从中冒出怒火的杏眼回归平静,取而代之的,是尴尬和羞涩。它们跃然于她的脸庞,突兀而莫名,瑞尔肯定艾尔是看见了什么,或是看见了某人,她才会有这般变化——躲闪的双眼;频繁的眨眼;下压的嘴角;停滞的双脚。

“贾...贾...斯瑅梅德...”艾尔的支支吾吾,让山黎豆红色木桌旁所有的古人族们都很意外,她不像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艾尔”了,她现在更像是一个陌生的古人族女性,他们从未了解过的古人族女性,“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瑞尔听见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贾斯瑅梅德。瑞尔认识所有生活在市枢休伦·佑蓝中的古人族,而他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那么这个艾尔口中的“贾斯瑅梅德”肯定是来自市枢外的火海区域的古人族...从艾尔的支支吾吾可以看出来,她口中的这个“贾斯瑅梅德”肯定是一个古人族男性...瑞尔的思绪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打断了。

蔚荋和仆佴跟在艾尔的身后来到了山黎豆红色木桌的附近,不知道蔚荋看见了什么,或是看见了某人,他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不停地用自己的右手比划着,不断地指向木桌上的那个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

“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蔚荋渐渐不再结巴,激动使他的嘴巴变得利索了,愤怒不断地从他的双眼中投射出来,“就是你这个混蛋偷走了我器坊里的那把完整武器!”

木桌上的银发银瞳的古人族面无表情,直起了他已经弯下的腰,看向艾尔,眨了眨眼睛,他的视线并没有一直留在艾尔身上,他不自觉地让自己的视线不断地朝下方移动,眼睛也逐渐眯了起来。

“我...咳...是跟着...咳...雷欧过来的...咳咳...”瑞尔此时肯定银发银瞳的古人族男性就是艾尔口中的“贾斯瑅梅德”了,这个“贾斯瑅梅德”不停地咳嗽着,就像是被什么呛到了,“我和他来这里...找这只...观察者...”

贾斯瑅梅德用自己右手的食指指向了山黎豆红色木桌中间的那个生物...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的没有醉倒的古人族们都听见了贾斯瑅梅德口中的那三个字——“观察者”。呆滞一同出现在众人的脸上,但包括瑞尔在内,大部分人都只是呆滞了那一瞬间,然后双眼中就隐约地有光芒开始流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