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3卷·第五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2196 字 2020-08-14 07:20:54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三卷相遇PredestinationandFateful

第五章灰荻·诺厄德Roeed·Hudy

“该死的!那个细皮嫩肉的古人族去哪里了?!”诺厄德咆哮着,他的咆哮不能让那个古人族显现出身影,甚至都不能驱除突然进入他体内的寒冷。他将左手紧攥成拳,松开,再一次紧攥,又松开,又再一次紧攥,他现在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那个细皮嫩肉的古人族在自己的视野中消失,然后就是自己的同伴们不断地惨死,他们甚至都没能够发出声音就死去了。“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那个古人族的身影出现在了诺厄德和他同伴的身前,双拳和双脚被蜜黄尘覆盖了,他身躯除此以外的任何地方都干干净净的,愤怒在双眼中流淌着,嘴角抽动着,似笑非笑,看得诺厄德不寒而栗。眼前的古人族一步一步地走向诺厄德,没有选择继续戏弄和虐死自己的同伴,而是从正面攻击他们。两个同伴同时冲上去,只见古人族青山蓝衣服的两侧衣角微微晃动,他的手已经轻轻地放在了武器的柄部,没有人看见他的武器是如何离开器鞘的,也没有人看见他的武器是如何收回器鞘的,所有人只看见他的左手好似握实了武器的柄部,一个呼吸间,他什么也没有做,但两个冲上去的同伴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双腿。他们的双腿留在了原来的沙面上,他们的身体则顺势向前飞出,与这个古人族越来越近。另一个呼吸间,他看起来还是什么也没有做,但腾空向前飞出的同伴的双臂都已经被斩断了,四条手臂落在沙面上,尘瞬间在沙面上四溢。最后一个呼吸间,这个古人族依旧是之前的模样,好似没有丝毫的动弹,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假象而已,他将两个同伴的脖颈同时横斩,两人各自身上的五处伤口有着同样的平整与光滑,两人已经失去四肢和脑袋的身躯继续向前飞出,落在了这个古人族身后的沙面上,伤口中不断流出的尘,在身躯旁边形成了尘泊,尘泊与尘泊相连,远看着仿佛“它们”彼此牵着对方的手。两人的脑袋在这个古人族的身前落下,他的左手松开了武器的柄部,右手松开了器鞘的鞘口,同时接住了这两颗脑袋,蜜黄尘不断从他的双手的背部滴下,眼中的愤怒不减反增,嘴角停止了抽动,似笑非笑变成了微笑,失去了刚才的诡异,却更为瘆人。

诺厄德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古人族,令他感到呼吸痛苦,甚至有些窒息的古人族。他已经不能够称之为古人族了,他更像是一只凶猛的生物。

诺厄德仅剩的八个同伴不再贸然上前攻击这个古人族了,死去的同伴们四散的尸体警告着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这个古人族没有停下他的步伐,嗒...嗒...嗒...好像什么都不能阻止他的前进。他的脚步声不仅仅是踩踏着白沙,也踩踏着众人的心脏,众人的心脏被不断压迫着,挤压着,异常的心跳使众人几乎皆是汗流浃背,手脚发抖。

“你们选择这样活着,所有古人族都是你们的食物,都是你们的工具...他们使你们饱腹,他们使你们愉悦,他们在你们眼中甚至已经不是古人族了...”这个古人族非常用力地将每个字挤出自己嘴,他咬牙切齿,青色的丝线渗入了他的双眼,他的身躯的每个部位,都在轻轻抖动着。他的脚步再一次加快,他的身影也再一次在众人的视野中消失。

无声,刚才令人颤栗的脚步声已经彻底消失,但颤栗却没能随之一起消失。无息,众人的呼吸声与喘息声都随着这个古人族脚步声的消失而消失,众人下意识地让抹去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身体也因此感到了窒息与痛苦,他们却无法让自己的身体从中解脱,它们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眼中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了,眩晕同时朝着八人袭来,他们的身体不得不在此刻作出自己的选择,“前进”或是“后退”。两个人的身体向前冲出,尘在体内沸腾,刺激着两人,尽管处于失去意识的边缘,但他们身体的行动却越来越敏捷和矫健,与清醒时的两人截然不同。他们向着前方奔跑,一个呼吸间,两人几乎同时向前翻滚,再一个呼吸间,两人同时向后翻滚,之前他们所在的沙面上出现了一条较长的裂痕,流动着的白沙很快地将裂痕修复,使沙面回归原来的模样。

那个古人族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诺厄德的眼中,诧异在诺厄德和他的银色双眼中同时流动着。它在古人族的眼中很快地消失了,而在诺厄德的眼中则驻足停留了。两个同伴突然变得身手极为矫健,而其余六个同伴则朝着自己跑来,他们祖母绿色的双瞳中没有丝毫的光,呆滞,或是木纳,来形容他们此时状态或许是最合适的。一个同伴咆哮着倒着走向诺厄德,嘶吼声没有一丝愤怒,诺厄德从中听到更多的,是畏惧;一个同伴肆无忌惮地笑着,他笑得几乎快要窒息,他的泪水与鼻涕一同涌出,粗旷的面容此刻让诺厄德难以直视;一个同伴跑了几步便瘫倒在沙面上,下半身的残缺防具的缺口处,逐渐有黄色的液体流出,隐约的刺鼻味飘向诺厄德,他不由自主地用右手捂住了鼻子来阻挡刺鼻的味道继续侵入他的鼻子;一个同伴同手同脚地朝着诺厄德跑来,他以一种极为不协调的姿势跑出了极快的速度;一个同伴蜷缩在沙面上,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的颤抖,但他急促的喘息声却不断地传入诺厄德的耳中;

最后那个同伴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笔直地站立在白沙之上,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诺厄德看着他不停扭动地身体和他怎么也无法迈出的双脚,诺厄德的双手也被感染上了轻微的颤抖...

古人族身前的那两个身手敏捷的同伴同时冲向了他,一左一右,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将自己手中的残缺武器刺向那个古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