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3卷·第3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6833 字 2020-08-14 07:20:50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三卷相遇PredestinationandFateful

第三章灰荻·鲁斯·莱克斯Rus·Lex·Hudy

鲁斯、弗尔卡柯、莱塞斯和奈夫津们在暗蓝中朝着前方前进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村落,村落的门口有一块插入沙面的木牌,刻有一个“吉”字。而在吉村的门口,有两只步行者倒在沙面上,它们都已经翻了白眼,看起来似乎都已经晕厥了...

弗尔卡柯看见这幅景象,转过头看向鲁斯,眼中的深邃笔直地投向他,没有给他任何躲避的可能。莱塞斯看着这两只步行者凄惨的模样,心中莫名地产生了很不好的感觉。莱塞斯也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鲁斯,毕竟...两名奈夫津成员来到这里继续追击敌人,是鲁斯下的指令,他必须要为自己下的指令负责。

鲁斯垂下脑袋,没有与两人对视,他直接从步行者身上离开,来到沙面上,独自走进了吉村。弗尔卡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紧闭上了自己双眼,深深地吸入一口气,再将它吐出,缓缓地睁开自己的双眼,此时弗尔卡柯双眼中的深邃好像染上了些许的疲惫...

莱塞斯也从步行者身上跃下,来到沙面上,走到那两只倒在沙面上的步行者身旁,仔细地观察它们的状况——翻白眼,浑身轻微颤抖,绒毛根根直立...它们看起来并不像是因为水或食物的原因,更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

鲁斯的右手扶着武器的柄部,随时都准备好立刻迎接敌人的攻击和攻击敌人。他的步伐尽可能地保持平稳和轻巧,声音很小;他并没有直接走到在吉村中间的道路上,而是贴着石屋外的石壁前进着,最大限度地隐藏他的行踪。

暗蓝不时地滴落在他的身上,他墨紫残缺防具里的墨紫裹身衣已经湿透了,湿润的感觉在整个身躯蔓延开,令他异常难受,持续地刺激着他已经变得敏感的神经。他的嘴角不断地下压着,双眼不时就会半眯着,双手和双手的的手指都泛白了,同样的颜色也出现在鲁斯的脸色,他不喜欢这样湿冷的感觉。还好青灰色的云雾已经停止了翻滚,雨越下越小了,再过一会儿云雾散去,碧阳重新出现,浑身的湿冷就可以被驱除了。

他走到了吉村的中央,看见了略瘦的奈夫津成员的尸体,他的嘴角微微抽动着。往前走片刻,他又发现了略胖的奈夫津成员的尸体,他的嘴角抽动的更厉害了。他继续往前走,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些足迹,非常浅,如果他来得再晚一点,或许它们就会被绵绵细雨给洗刷干净,完全消失了。

一个足迹较大且与另外两个足迹相比较深,应该是一个古人族的男性留下的;一个足迹较小且较浅,应该是一个古人族的孩子留下的;最后一个足迹则是鲁斯之前在沙面上见过的某种生物的足迹。

一路走来,整个吉村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古人族了。鲁斯往回跑去,朝着吉村的门口飞奔,空荡荡的村落让他的双眼晃动了,但他很快就将自己调整过来。

鲁斯来到了弗尔卡柯和莱塞斯的身旁,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了他们,他尽可能地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不让其他的奈夫津成员听见。

“吉村,已成空村。成员已死...”鲁斯低下头,没有与弗尔卡柯深邃的双眼对视,此时的声音染上了些许的颤抖,“责任在我...”

弗尔卡柯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鲁斯,眼神中的深邃多出了一抹无奈。

“你下的指令,你就应该负起责任,你知道该怎么做。”

鲁斯点了点头,骑上步行者,催促着它加快步伐,进入吉村,朝着敌人离开吉村的方向前进。

弗尔卡柯骑上了步行者,莱塞斯见状也骑上了步行者。弗尔卡柯带领着莱塞斯与其余的奈夫津成员,一起进入了吉村。正如鲁斯所描述的那样,整个吉村都已经成为了一个空村,没有任何古人族的踪影,除了风声与蹄声,再没有任何的声音。

莱塞斯环视着吉村,鼠背灰色和锌灰色的石屋里残留着古人族居住过的痕迹,但已经变得空荡的村落却在不停地抹去仅有的痕迹。

“首领,又一个村落消失了...”莱塞斯的嘴角抽动着,双眼出现了晃动,他甚至有些许的哽咽。

“是啊...”弗尔卡柯已经看过太多次了,眼前的景象虽然触动着他的内心,但他还是能够面不改色。

“我们从市枢出来这一路已经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村消’了,我们古人族生存的环境越来越糟糕了...”莱塞斯的声音中弥漫着颤抖与不甘,但是他现在对于发生的这一切都无能为力,起码现在是这样。

“会好起来的!”弗尔卡柯的声音里透露出他不容置疑的坚定...这一切都必须好起来!想要与得到之间,还有着他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做到。但是他的眼神中的疲惫却依旧停留着。

莱塞斯的泪水止不住的向外流,他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哪怕一点声音。他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他不能再多看这个村落一眼了。他身后的奈夫津成员们几乎与他有着相似或是相同的反应,感同身受的悲伤,但他们需要非常努力才能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悸动,转化为他们的动力。

鲁斯与身下的步行者已经离开了吉村,不远处的沙面离开了青灰色的云雾的笼罩,群青的光芒照耀着白沙,对于一直置身于云雾下的鲁斯来说有些刺眼。当他被群青照射着,他才察觉了眼前近处沙丘旁的三个古人族和一只观察者的身影。

一个古人族男性穿着青山蓝色的衣物,是鲁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衣物;另一个古人族男性被他背在背上,穿着已经碎裂的古铜紫残缺防具,满身尘迹,似乎处于晕厥的状态;最后的那个古人族是一个小女孩,及肩的短发,火鹅紫裹身衣;还有一只观察者,月白色的绒毛,双尾。

古人族男性的奇异衣物最先吸引了鲁斯的目光,接下来就是观察者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观察者了,他几乎以为观察者已经灭绝了。此时看见它,心中有了一些奇妙的感触...你...很像它...

他们前进着,没有注意到鲁斯的逐渐靠近。鲁斯越来越靠近他们,他们的样貌越发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中,过分干净的古人族背着尘迹满身的古人族,这太过奇怪了。他认定是这三个古人族和这只观察者杀死了那两名奈夫津成员,满身尘迹的古人族肯定与他们进行了战斗,但他一个人不可能杀死两名奈夫津成员...这个穿着奇异衣物的古人族也参与了战斗才有可能,但他浑身上下都没有哪怕一丝的尘迹...即便现在背着满身尘迹的古人族,却也没有沾染上哪怕一丝的尘迹...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鲁斯心头,这个穿着奇异衣物的古人族有些不对劲。鲁斯很想立刻杀死这个穿着奇异衣物的古人族和他背上背着的满身尘迹的古人族,但他却又不想让古人族小女孩和观察者目睹即将发生的一切。他从步行者身上跃下,站在沙面上,笔直地屹立着。

“古人族!”鲁斯朝着贾斯瑅梅德呼喊着,“古人族!”

贾斯瑅梅德停下了自己前进的脚步,转过头看向鲁斯。眼中充斥着困惑与不解,他停在原地转过身看着鲁斯。安都和观察者也转过身看着鲁斯。

“我有事想问。”鲁斯的声音有些慢条斯理的感觉,他试着让自己变得更为真挚,更像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迷途者。

贾斯瑅梅德走向旁边的小沙丘,将内步森特轻轻地放下,安都和观察者与他一同来到沙丘旁,留在了内步森特的身旁。贾斯瑅梅德缓慢地走向鲁斯,青山蓝丝袍轻盈地触碰着白沙,右手轻放在武器的柄部,来到鲁斯身前,贾斯瑅梅德没有说话,他等着鲁斯的解释。

鲁斯此刻才得见贾斯瑅梅德的真面目,异于常人的银色圆寸与银色双瞳,与平常男性相比过于精致的五官,俊俏的容颜,配上他的青山蓝丝袍,与火海区域的古人族男性的粗旷迥异。

“请问一下,吉村在哪?”鲁斯直视着贾斯瑅梅德,他已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贾斯瑅梅德摇了摇头,没有开口说话。

鲁斯对于贾斯瑅梅德产生了困惑...他们才从吉村出来,他们应该知道这里是吉村...他或许不是这附近的人...鲁斯打算继续试探贾斯瑅梅德。

“抱歉,打扰了。”鲁斯作势要转身离开,但转过身躯的一半,他又将身躯转回来,皱着双眉,不停地打量着贾斯瑅梅德,“你是哪里人?衣物很奇特!”

贾斯瑅梅德盯着鲁斯看,双眼中出现了一丝慌张,他除了市枢休伦·佑蓝,并不知晓任何其他火海区域的地名。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更平静。

“休伦·佑蓝!”贾斯瑅梅德说得很坚定,亦如他确实来自此地。

“啊...”鲁斯没有拆穿贾斯瑅梅德,贾斯瑅梅德的话听起来有一种轻飘的感觉,他好像并不是火海区域的古人族。鲁斯悄悄地将右脚向前迈出一小步,“休伦·佑蓝!你有武器,却无防具...市枢的战士,不需要防具?”

贾斯瑅梅德没有立刻回答鲁斯,他微微垂下头,举起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右眼,然后才给予鲁斯自己的回答,“是我不需要穿防具...”

鲁斯的双瞳微微收缩了一下,他并不知道贾斯瑅梅德这番话是有意说出,还是无心说出,但不论是有意或是无心,这对于鲁斯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很厉害...”鲁斯声音变得很小了,左脚悄悄地向前迈出一小步,然后右脚再一次向前迈出一小步,此时的鲁斯与贾斯瑅梅德只有一步的距离了,鲁斯的武器可以攻击到贾斯瑅梅德了。

“你也很厉害!”贾斯瑅梅德的声音中透露着他无比的真挚,“知道自己的同伴被我杀死了,还能这么镇定的和我说话,古人族果然是一种很神奇的种族。”

听见了贾斯瑅梅德的话语,鲁斯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鲁斯的双瞳剧烈的晃动着,嘴角不自觉地抖动着,他的右手也出现了颤抖。鲁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暴露,更不理解为什么贾斯瑅梅德在知道自己身份的之后为什么没有立刻对自己发动攻击。汗水从额头不断地冒出,鲁斯试着用话语分散贾斯瑅梅德的注意力。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鲁斯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他有些许的不安和紧张,他的右脚慢慢地向前挪动着。鲁斯伸出左手的食指,指向贾斯瑅梅德的面部,尽可能地不让贾斯瑅梅德的视线集中在自己伸出的手指上。

“你...和他们穿着相似颜色的防具。”贾斯瑅梅德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把鲁斯的一切都看穿了。

鲁斯慢慢向前挪动的右脚停下了,他愣在了原地...我们整个火海区域穿的大部分衣服和防具颜色都是相似的...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身份!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我居然还信以为真了...鲁斯用右手扶住自己的额头,贾斯瑅梅德是误打误撞猜到鲁斯的身份,着实把鲁斯吓得不轻,但知道真相后,鲁斯却突然涌起一阵愤怒,对自己的愤怒,对贾斯瑅梅德的愤怒。他的右手将青色的武器从器鞘中拔出,反握着武器的柄部,右手快速地移至身躯的左前方,从左向右,对着贾斯瑅梅德的脖颈平刺。贾斯瑅梅德迅速地将左脚朝左前方迈出半步,重踩沙面,左脚下的沙面顿时凹陷下去。右腿挺直抡出,朝着鲁斯的腹部踢出。鲁斯的平刺被贾斯瑅梅德直接躲开了。

鲁斯左手掌心向外,手背贴着自己的腹部,以此来护住自己的腹部。鲁斯试图去抓住贾斯瑅梅德的右腿,但他踢出右腿的速度与力量都远超鲁斯的预期,左手掌心传来剧痛,左手的晶石紫完整防具直接被踢出了数道裂痕。鲁斯整个人被踢得后退了五步。贾斯瑅梅德注视着鲁斯,没有继续攻击鲁斯。鲁斯看了看贾斯瑅梅德的双眼,无法猜出他现在的想法,甚至无法判断出他准确的神情,贾斯瑅梅德的神情在兴奋与惊讶中徘徊着,显得十分怪异。鲁斯对于贾斯瑅梅德有些异常的速度和力量感到十分震惊,他的身体能力已经远超古人族,比起古人族,他更像是一只凶猛的生物。

鲁斯右脚向前迈出三步半,左脚随即跟上迈出三步半。身躯右倾,右脚作势向右迈。武器由反握变为正握,朝着贾斯瑅梅德的左腰处横砍。贾斯瑅梅德立刻向自己的右前方移动,右手抬起,作势要朝着鲁斯的左脸挥出一记直拳。鲁斯的速度和力量远不及贾斯瑅梅德,所以他必须用别的方式来弥补他们之间能力的差距,比如,假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