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2卷·第2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4924 字 2020-08-10 10:17:14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二卷祸端SourceandDisaster

第四章灰荻·安德·洛修Ander·Lawsu·Hudy

莱塞斯和其余六名奈夫津成员继续追击着他们身前的三个古人族。莱塞斯对于前面的三个古人族产生了一点点的好奇,刚才的两扔与一抛其实作为逃跑的战略而言,已经是极好的,只是他们的战略似乎在沟通中出现了问题,如果刚才他们将两把完整武器与羊皮卷轴的地图都舍弃,莱塞斯与他的队员们或许不会继续追击他们三个古人族。莱塞斯与他的队员们的唯一的目标就是获取两把完整武器以及羊皮卷轴的地图,他们三个古人族的性命对于莱塞斯与他的队员们来说无关紧要。莱塞斯也不是嗜杀的冷漠无情之人,不会随意的剥夺他人的性命。换做是鲁斯或许会不一样,鲁斯一定会彻底追击这三个古人族,将他们杀死。想到这里,莱塞斯又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天真与心软总会让自己在做选择与判断时产生更多的顾虑。不够果断,不够相信自己,弗尔卡柯已经说过他很多次了,他还需要很多时间来慢慢改变自己。莱塞斯和其余六名奈夫津成员的速度比身前的三个古人族更快,他们已经渐渐追上了身前的三个古人族。三个古人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内步森特比安德与鲍思都更为轻巧,即便她的右腋下还夹着观察者,她还是跑得比两人还要快上一些。安德的左大腿受了伤,伤口仍在不停地流尘,他们逃跑了这么久,他的左腿终于撑不住了,他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鲍思的体力在三人之中最差,虽然比负伤的安德跑得更快,但也开始渐渐变慢了。身后的七个敌人的速度没有变慢的迹象,甚至开始逐渐提速了,这意味着安德与鲍思都会被追上,不得不与他们战斗了。

安德的紧咬着牙,绷着整张脸,双眉不断地向下压,眼睛半眯着看着身前的鲍思与内步森特。

他的眼中出现了他不曾有过的犹豫与纠结,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自己受伤的左大腿,他的眼中什么都不剩了。

“你们先走,我留下来阻挡他们...”安德的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痛苦与无奈逐渐出现在他眼中,但它们又很快被他逐出自己的双眼。他放弃了挣扎,但他也没有放弃挣扎...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可以选择平静地死去,但是我自己选择痛苦地挣扎,我不会去后悔,也不曾想过去后悔......安德对那个商队的古人族所说的话,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说,甚至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了。

“不行!不可以!”内步森特不能忍受自己再一次失去自己的同伴了,她知道如果留下安德,他不可能活下去的。

鲍思看向安德,看见了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挣扎的神情,也看见了他的挣扎逐渐化为平静。鲍思知道自己多年的老友已经有了自己的抉择。

“我和安德留下...”鲍思没有将所有的话说出口,他把剩下的话憋在心里,选择与安德一同留下。

安德与鲍思对视了一眼,两人好像达成了一致,安德伸出右臂,鲍思伸出左臂,同时抓住内步森特的古铜紫残缺防具,两人用尽全部的力气将她向前远远地扔出,内步森特的身躯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又长又高的弧线,当她落地之后,她将无法再看到安德与鲍思,她也将因此彻底逃离敌人的追击。她的泪水又一次从她的眼中溢出,飞到半空之中,四散成泪花落到沙面上。她什么也做不了...该死啊!该死!为什么要再一次给我机会哭泣?为什么啊?眼中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了...

两个人将内步森特扔出去后,转过身,挺直着身躯,站在沙面上等待着追击他们的敌人们。安德看向鲍思,嘴角轻轻上扬些许,他已经发现了鲍思右手武器的不同了,也因此知道为什么敌人们没有在之前的两扔一抛下放弃追击了。

“你这家伙,到死都不会去改变你的活法...是吧?”安德渐渐又恢复了,不再是刚才那般的有气无力了。

“你发现了?”鲍思丝毫不在意安德的发觉,他只是至死都在做他自己而已,他也不会因此有任何的后悔。

“你这家伙把自己的武器扔了出去,现在你右手里的是另外的那把完整武器。”安德说完这句话,就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完全没有想要责怪鲍思。

“没办法,我嘛,这一生都只会这一种活法了。”鲍思也被安德的笑声所感染,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莱塞斯与六名奈夫津成员来到安德与鲍思身前,莱塞斯抬起头,看到了向着安德与鲍思身后远远飞出的内步森特以及内步森特夹着的观察者。莱塞斯的双眼微微地颤动着,他到现在才看见那只观察者,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月白色的身躯和双尾。他无法看见它的头部,而它和内步森特也逐渐在他的视野之中越变越小,最终彻底消失。莱塞斯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安德与鲍思,他知道安德为什么会放弃继续逃跑,安德的左大腿被尘迹染成了蜜黄色,他已经看不见安德的伤口了,但他也知道安德的左腿应该已经失去知觉了,让安德行动不便了。至于右手握着金黄色的完整武器的鲍思,急促的呼吸,甚至有一些喘不过气,他身旁的安德都比他好上一些。鲍思应该是没有体力支撑他继续逃跑了...为了掩护同伴的逃跑,两人都选择了留下来么...

安德右手的残缺武器浸泡着蜜黄色的尘迹,他反握着,在风的吹拂下,任由武器器身上的尘不断地滴落到白色的沙面上,溅起一圈白沙。

鲍思右手的完整武器沐浴着群青色的光芒,它闪耀着,在所有人的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示出自己的光滑与精致。此刻它的光滑与精致是如此的令人畏惧。

风没有停止自己的吹拂,群青也没有停下自己的抚摸。几缕白沙被风吹起,散落在安德与鲍思的脚旁,他们没有打算迎接敌人的攻击,他们打算让敌人迎接他们的攻击,白沙触碰触碰到他们的双脚,又被他们的双脚带起,飞散在半空中。

安德的左腿已经失去知觉了,但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他才可能去攻击眼前的敌人,而不是被动地迎接他们的攻击,被动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他向前迈出两步半,但速度并不快,左腿还是影响了他的移动。最后半步左脚没能踩实,整个上半身向着左前方倾,胸口几乎快要贴到了自己的左大腿和左膝。他身前的奈夫津成员没有看漏安德的这个空隙,直接将自己右手中的残缺武器自上而下劈向安德的脑袋。安德的重心被迫前移到了自己的左脚,于是将左脚踩实,身体借势向左移动些许,然后从右向左旋转,右脚从左脚正后方移至左脚正前方,右臂则借着安德身躯右旋的力量甩出,右手反握着的武器从左向右刺向奈夫津成员的右腰部。

奈夫津成员的武器先劈中安德的右肩,直接将安德的右肩削去一整块肉,蜜黄尘不断地从伤口流出,安德的直接闭上了双眼,双眉不断地向下压,脸上尘色全无,紧咬着牙,反握着武器的右手直接颤抖了起来。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继续他的攻击,将武器深深地刺入奈夫津成员的右腰部,他没有直接将武器拔出,而是将右臂向着右后方拉,用武器在奈夫津成员的右边腰腹部割出一道较长的伤口。尘从奈夫津成员的伤口处喷涌而出,洒在了安德的脸上,温热而黏稠。这个奈夫津成员因为安德的这次的攻击,几乎就要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他眼前的景象都在逐渐变黑,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他挣扎着,再一次将武器自上而下劈向了安德的脑袋。安德则将右脚前迈半步,挺直上半身,右臂左移之后向上抬起,右手将武器自上而下刺出,刺向奈夫津成员的左胸口,打算直接刺向他的心脏。

这一次则是安德更快,安德刺中奈夫津成员的左胸口,刺穿了他的心脏,尘再一次地喷洒而出,洒在了安德的脸上。他的劈砍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他再一次的劈到了安德的右肩,汉玉白色的骨被劈裂开了,这次的疼痛比刚才削去一整块肉还要强烈,让安德不得不松开一直紧握着武器的右手,整个人向左倒下,倒在了沙面上,满脸的蜜黄尘不断滴落入白沙之中,疼痛让安德快要失去意识了。奈夫津成员的心脏慢慢停止了跳动,他的身躯也向前倒下,倒在了安德的右腿上。右肩的剧痛以及右腿上沉重的身躯,使安德无法动弹。

安德的每次呼吸都会让他感受到自己右肩处的疼痛...我是不是要死了?...没有人能够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的意识渐渐离开了他的身体,不自觉得去回溯他曾经的人生...

安德的家户是用鼠背灰色的石块砌成的石屋,鲍思的家户则是用锌灰色的石块砌成的石屋。安德的家户旁,就是鲍思的家户。

父亲是母亲和自己的唯一的依靠,安德受到父亲的影响,喜欢守护,守护家人,守护朋友,守护承诺,守护自己的原则。父亲是漠匪的一员,与鲍思的父亲一样。两人的关系相当的好,所以在鲍思的父亲死后,安德的父亲无论如何也要挣扎着活下来,回到自己的家户中,父亲在战斗中左眼被刺瞎,右腹被砍伤,还失去了他的左腿。回到家户中的第二天,父亲在安德的搀扶下来到鲍思的家户中,告诉鲍思的母亲,鲍思的父亲战死的消息,鲍思的母亲当场泣不成声,她站在原地,整个身躯都在颤抖着。安德的父亲在安德的搀扶下离开了鲍思的家户,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自己朋友的伴侣,而就连他自己都还没能从悲痛中走出来。安德与父亲回到家户中,叮嘱安德要照顾好鲍思的母亲和儿子,安德那个时候答应了父亲,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这么叮嘱他。其实父亲已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希望自己在走之前能够得到自己儿子的承诺,来替自己实现“对朋友的守护”。

鲍思的母亲在得到鲍思的父亲死去的消息的第二天,她便来到安德的家户中拜托安德一家人帮忙照看自己的儿子,他们答应了她的请求后,她就离开了吉村。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没过多久,父亲就彻底地离开了他们,但母亲和安德都很庆幸,父亲是在他们身旁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安德父亲的死去和鲍思母亲的离去,让安德和鲍思的日子变得很艰难,安德的母亲一个人艰难地维持着自己、安德和鲍思的生存。由于过度的操劳和身体状况的越来越糟,安德的母亲最终也是离开了安德。留下他与鲍思两人相依为命。饥饿已经是两人的家常便饭了,两人还要从失去家人的苦痛中走出来。他们两人因此决定加入漠匪,他们两个人的年纪最小,奔波、埋伏、战斗都是必不可免的,但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并逐渐走出了苦痛,不需要每天品尝饥饿了。彼此陪伴着,一同走过那段艰难的时光。

因为有鲍思在自己身后,安德才能够上前攻击敌人。因为有安德在自己身前,鲍思就必须去掩护他,替他抵挡他身旁的攻击。

鲍思与安德两人坐在吉村附近的沙丘顶端,在赤夜中看着墨色天空中的璀璨繁星,享受着微凉的风吹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和身上尽是玉红色的光。他把自己的活法告诉了安德,并告诉安德自己觉得自己很自私,安德却对他的活法,给予了他不同的想法。

“你的活法,与其说是自私,更不如说是一种忠诚,忠诚于自己,忠诚于自己的生存方式,你的这种忠诚,如果能够一如既往,一直坚持,或许能够成为一种信仰,哈哈哈!成为信仰是我随便说的,但你真的一直坚持做你自己,那也很厉害了!”安德看着鲍思的双眼,笑着说完这些话,听起来好像是戏言,但鲍思却将它们放进了心里,甚至鲍思有一种错觉,这些话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好像是安德说给安德自己听的...

内步森特的到来,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安德,也改变了鲍思,两个人都喜欢上了这个英俊飒爽的古人族女性。安德原本只想着守护好自己的朋友鲍思,渐渐地更想要守护内步森特。鲍思的自私在内步森特面前总会在不经意间悄悄地隐藏起来,但他却无法在安德的眼中隐藏他对于内步森特的喜欢。安德收起了对于内步森特的喜欢,在吉村中与一个温柔的小姑娘在一起了,还有了他们的孩子。安德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新的东西需要去守护,但他在心中依旧愿意去守护鲍思与内步森特,所以他还是留在了漠匪中,陪在鲍思与内步森特的身边。

一幅幅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回放着,似乎没有了尽头,直到鲍思来到安德的身旁,一脚将他身上的奈夫津成员的尸体踢开,用右手将他拽起来,他才回过神,重新回到眼前的战斗中。他的意识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与意识一同回来的还有右肩剧烈的疼痛。安德看着身旁的鲍思,想起了被他和鲍思远远的扔出的内步森特,又想起了自己的家户中的伴侣和女儿。他重新握紧了右手中的残缺武器,向下一甩,将武器上的尘,甩到沙面上...我必须活着回去!我还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