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造反的终极意义

明天下 孑与2 3549 字 2020-08-06 17:28:59

身为官府你要考虑国计民生,身为造反者,你如果不能给百姓更好的生活,就不要造反。

造反这种事情也是要考虑性价比的,要考虑如何在少死人,少破坏社会的基础上再造反,不能拉起一票人马,提着刀子就通过杀人去造反。

你如果杀的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我没意见。

但是,你,无论如何不能通过杀害无辜百姓来完成你个人的宏图大志,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张国柱幽幽的道:“如果有人杀我们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呢?”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那就更换你这个不称职的国相。”

张国柱点点头道:“也好,至少,皇帝没有错。”

云昭怒道:“我放弃了政务,不就是为了不犯错吗?”

张国柱笑道:“我尽量做到不犯错。”

云昭鄙夷的瞅着张国柱道:“你觉得天下这么大,官吏们有可能只做正确的事情,而不做错事?”

张国柱无视云昭鄙夷的语气,淡淡的道:“只要规定足够详细,做正确的事情不难,难得的是做有利于百姓的事情。

官员施政保证的是官府的下限,而不是上限,至于上限,与官员的能力以及操守有关。”

听了张国柱的话云昭很是满意,这个人最大的好处不是肯吃苦,肯替皇帝背黑锅,最大的好处在于他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为人处世的理论。

这个就很不容易了,是政治成熟的最高表现。

从他的话语里,云昭听出来了很多事情,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张国柱也不是吃素的,底下官员犯错,他不会容忍,或者纵容。

这时候说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理念是不合适的,人民还没有适应见官不拜这个最起码的事情,说官员是百姓的公仆这一套,估计是没有人相信的,就连云昭自己都不相信。

在很久以前充任基层官员的时候,接受了很多年平等概念的云昭都没有从心底里认可这个概念,指望现在这群勉强脱离了‘千里做官只为财’的官员们接受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云昭想要借助李弘基,张秉忠的力量彻底改造这个社会的努力其实只完成了一半,这一半就是长江以北,而江南的社会改造,依旧任重而道远。

自己当了皇帝,自己亲自面对了严峻的社会现实,云昭开始理解后世那个伟人的很多让人感到疑惑的行为,他所有的做法,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改造社会,提升底层百姓的尊严,让所有有钱的,有权的,有学问的人与普通百姓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这个过程是血淋淋且不被一部分人认可的,可是,放在历史的天平上衡量之后,我们就会发现,那一段时间,是人类社会相对公平的一段时间。

给普通百姓一个新的起跑点,也是云昭目前要做的事情。

如果跟不上,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而这,就是新王朝存在的意义,也是造反的终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