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谁也不会闲着

明天下 孑与2 3387 字 2020-08-06 17:28:57

第一一六章谁也不会闲着

“欧洲人与我们不同,他们喜欢干掉自己的父亲,来向世界证明自己的伟大,所以说,他们有干掉父亲的情结,你甚至可以说,弄死自己的父亲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韩秀芬摘掉眼睛上精致的无框眼镜轻轻地放在桌面上。

看一眼嘴巴张得如同河马一般的张明亮,刘传礼两人,端起眼前的茶杯轻啜一口茶水继续道:“别惊讶,人要多读书。”

张明亮闭上嘴巴,想了一下道:“怪不得雷奥妮喜欢干掉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这个雷恩伯爵当年对她都做了些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韩秀芬摆摆手道:“也没有什么,雷恩伯爵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所以,他只是很理智的安排了他的财产。”

赵晚晴道:“他的财产包括雷奥妮这个女儿是吧?”

韩秀芬看了赵晚晴一眼道:“你也就是考进了玉山书院,否则,你以为你不是你父亲的财产吗?”

赵晚晴立刻就不说话了,韩秀芬这人看事情总是鞭辟入里的看人,她还喜欢说真话,说结果,这一点很不好。

刘传礼的目光一直落在赵晚晴的屁.股上,表情呆滞,似乎是完全陷入了沉思。

赵晚晴羞恼的躲了开去,刘传礼直勾勾的眼神就落在了韩秀芬的那双大脚上。

就在赵晚晴准备看热闹的时候,就听刘传礼幽幽的道:“欧洲人喜欢弑父,我们汉人又何尝不是喜欢杀子呢……”

韩秀芬笑着点点头道:“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我们这群人中的很多人,其实是陛下从汤锅里救出来的。”

刘传礼摇摇头道:“就算是没有大饥荒,我们汉人也是这样的,孝经里面就有杀儿奉母的变态故事,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韩老大,你应允雷奥妮成为暹罗总督这事是真的?”

韩秀芬道:“她本该在今年成为将军级的暹罗总督,是我拖延了一下,认为不除掉荷兰东印度公司,我们进入暹罗,以及真腊,勃泥就会被荷兰人掣肘,不容易形成统一政令的羁縻州,所以先放一放。

你们两个也要从成为总督,至于是真腊,还是勃泥,亦或是别的,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张明亮皱眉道:“韩老大,我要是用处不大的话,我想回蓝田教书去,我听说玉山书院新建了通译学院,我觉得可以回去混个院长当当。”

“不许!”

韩秀芬用两个字就打消了刘传礼最深的美梦。

现如今的大明,百废待兴,只要是能用的人,都在被云昭当驴子一样的使唤,想要脱离缰绳自己去快活,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

施琅的战舰缓缓的从海岸线上划过,有非常多的小船从海边出发,载满了水果等物资,大着胆子靠近了战舰,高举着手里的货物,呜哩哇啦的喊叫着,希望能跟蓝田第二舰队做一点生意。

他们无一例外的失败了,那些守在战舰上的军人们对这些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生硬的拒绝了所有交易,并恐吓性质的开枪,驱逐他们离开。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海面上凉风习习,朱雀先生安坐在一张巨大的藤椅里,让他瘦弱的身体显得更加的弱小。

虽然天气炎热,他的腿上依旧盖着一张薄薄的毛毯,捧着一杯茶不时地啜饮一口,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那些翠绿的海岸线上。

施琅背着手站在甲板上,同样瞅着那些稀稀拉拉的村落,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先生,你觉得我们花费了大力气占领这些猴子占据的土地,有价值吗?”

施琅的声音蓦然响起。

朱雀先生呵呵笑道:“这里的土地至少比陕北肥沃吧?”

施琅皱眉道:“我们如果需要这里的物产,派兵过来取就是了,没必要占领吧?”

朱雀先生仰天无声的笑了,指着年轻的施琅道:“陛下在旨意里说你是一个不读书的海盗,你这个想法就是赤裸裸的海盗想法。

我们拿下这些地方不仅仅是为眼前考量,还要为以后做准备。

国内的土地改革政策那你也看见了,陛下给每一个需要种地的农夫都分配了足够的土地,这个足够二字,在我看来是在吃子孙饭,我是不同意的。

直到陛下开始开疆拓土之后,我才明白,陛下不是不知道现在就把国内的土地分割殆尽会带来恶果,而是早有准备。

我汉人每次在开国之初因为轻徭薄赋加上土地充沛的缘故,都会经历一段人口急剧增长的阶段,所以啊,我们现在满世界的寻找可以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土地,完全是未雨绸缪。

此次去那个爪哇岛,完全是因为那块土地肥沃,便于百姓种植,我们的族人喜欢种地,种上百十年,那块土地也就成了我们自己的土地。

现如今啊,张秉忠已经越过了镇南关进入了交趾,陛下非常愤怒,已经明令云猛将军处决了镇南关那些首鼠两端的戚家军旧部后人。

听说前锋大军已经进入了交趾,继续追击张秉忠所部。

我很怀疑,张秉忠所部之所以能够逃出生天,完全是青龙先生的计谋,只要张秉忠还有一兵一卒向南逃窜,青龙先生,与云猛将军的大军就会继续追赶,至于追赶到那里是个头,只有陛下自己清楚。”

施琅笑道:”其实,在下以为,陛下之所以派出大军继续追赶,其实就有劫掠的目的在里面,交趾人已经安稳了八十年,为了大明西南各地的长治久安,也该他们乱了。”

朱雀先生笑着摇摇头,这就是蓝田军队的普遍认知。

他们对以前固有的仁义并不是很在意,只讲求实际利益。

在这一点上云昭是成功的,他成功的在军人的胸中种下了一颗膨胀的野心,希望他们能够对外一直保持一种进取状态,从而忽视国内。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祸水东引的政策。

军队留在国内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不稳定因素,即便是没有叛乱,军队长期的养尊处优,很容易蜕变成无能的军队。

只有把军队派出去作战,就像放牧一群野狼一般,他们会自己找到食物,会自己获得财富,而国家只要支持他们扩张前进就好,及时的支持他们,这样,军队与国家就会天然生成生死与共的自觉。

只要军队的力量足够强大,国家就会收获极大地利益。

而军队也会越来越强大。

如果担心军队在外边野的时间长了不肯归来,只需要派不同的军队轮流出击即可。

几年隐姓埋名下来,朱雀孙传庭开始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重新看待蓝田皇廷。

通过这几年密集通过的所有律法,政策,孙传庭很容易从中把握到蓝田皇廷的脉搏,也可以说,这个皇朝对他没有秘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