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师徒情深

苦命后人被祖宗带飞 小麦芝麻 3364 字 2020-08-06 15:23:35

千年大派佑珠门在楚江开一招之下,顷刻间土崩瓦解,轰然倒塌。

淡然地悬立在半空之中,楚江开和诡异童子肩并着肩,仿佛双胞胎一般。但二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一个超然物外,一个阴冷诡异…

“接下来咱们干什么?”楚江开挑了挑眉毛,搂起诡异童子的肩膀。这小子,要是硬论的话,也算自己弟弟了吧???

“楚兄请把胳膊拿开,跟你合作不代表成为了朋友”诡异童子一脸冷冰冰的样子。

“那,那好吧”楚江开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臂,这臭小子,还挺臭屁的。“那接下来要怎么干掉你那师尊?你最了解他,可有什么弱点…”楚江开看着他,仿佛在照镜子一般。

诡异童子秦江开指了指已经成为巨坑的佑珠门“破坏了下面的阵法,师尊的本体一时半会儿便醒不过来。这段时间,咱们联手配合,或许可以…”眯了眯眼睛,闪过一丝寒光。

“那还等什么,来吧,阵法方面我还是很有研究的。”

“不要急”诡异童子伸手拦住了要动身的楚江开,嘴角划过一个戏谑的笑容“既然这佑珠门已经没了,这些弟子们也不能浪费”轻轻一挥手…

楚江开眼看着诡异童子将佑珠门的玄纹境至道境强者,齐刷刷地扭断脖子,一个接一个地扔进了隐隐浮现的大阵之中。

“那个灰头发背药箱的老者还有他身边的少女,就留下吧。我日后有用。”楚江开指了指正在惊慌逃跑的吴长老和落云云…

“你实力强,你说了算…”诡异童子瞥了一眼两人,也没放在心上。

不一会儿,佑珠门的弟子就基本死光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纷纷逝去,将隐隐浮现的大阵变得更加清晰。

诡异童子此时却猛然抬手向楚江开攻去!!

楚江开本能地抬手接招,顺势拍向了童子的胸口…噗……

随着一声闷响,诡异童子倒飞出去,对着大阵喷了一口鲜血……

“干嘛要偷袭我?”楚江开看着受伤的童子有些不解,难道他变卦,不想杀心魔老祖了??

诡异童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咧着嘴“若是不受些伤,我那多疑的师尊怎么会相信我呢…如今大阵显现,破坏阵法的事儿就交给你,我先撤喽。”一个闪身,原地消失。

楚江开了然地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急着破坏阵法,反而伸出手抓住了被五花大绑落九天的脖子。

“落九天…咱们也该算算账了。我记得你刚刚冤枉我杀谁来着?哦,你的父亲。”楚江开如同捏着小鸡仔一般,掌控着自以为是的落九天,随时可以令他化成齑粉。

落九天瞪着眼睛,嘴唇抖动“误,误会…我说实话,落星辰是我杀的,我杀的,哈哈哈哈哈”笑得有些癫狂“都怪他,都怪他和那落花雨不清不楚…”然后脸色逐渐变成哀求“还请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小的之前实在不知道您实力这么强,否则给我一万个不敢造次啊”

“你是说若我修为低下,你就可以随便栽赃了?”楚江开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将落九天捏得脸色铁青,翻起白眼,手脚乱蹬…

“别,别杀我…”说不清话,濒临死亡已经心态崩掉的落九天哀求道。此刻他不再是什么少主,什么天才……只是个弱小可怜渴望活下来的生灵。“只要别杀我…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求你…求求你…”

楚江开看着他即将晕死过去,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颤动。左手猛然插进落九天的腹部,掏出了灵珠。

右手一松,将落九天放了下来“看在玉白清的面子上,今天免你一死。日后好好对她,或许我还可能将灵珠还给你。听明白了么?”

“咳咳咳咳咳咳”抱着脖子大口大口呼吸的落九天热泪盈眶,喜出望外。忍着疼痛连连点头“明白明白”那苟延残喘的落魄模样,真叫人唏嘘。这还是之前那个意气风发高高在上的佑珠门少主么…

留下楚江开破坏阵法之后,诡异童子找到了心魔老祖报告情况。青草遍地,牛羊成群。

“师傅,不好了,那个楚江开破坏了您的阵法。他是虚影境修为,弟子不是对手”捂着胸口,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

小昌模样的心魔老祖看了看自己的徒弟“这点儿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你记得我之前是怎么说的么?三天,三天你不能开启所有阵法…”心魔老祖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诡异童子“那就别怪本座不念师徒之情了…”抬手就要向诡异童子拍去!

“师傅饶命”诡异童子连忙跪倒“那楚江开虚影境的修为弟子实在打不过啊。他还特意叫弟子带话给您……”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看着他害怕的模样,心中很是满意“什么话?”心魔老祖冷哼一声,愤怒地放下抬起的手。“那楚江开主动挑衅,究竟要干什么…?”

见师尊果然没下手,诡异童子心中有了数,看来自己对这老家伙还有用处…一脸真诚地抬起头,面带犹豫“弟子不敢说,怕对师尊不敬。”

“少这么假惺惺的,什么话就直说。”心魔老祖背起双手“放心,为师不会迁怒到你身上的”

诡异童子这才作放心状。

“他说您是个老不死的小瘪三,不敢光明正大地跟他战斗,就知道做一些偷鸡摸狗的猥琐之事。”诡异童子滔滔不绝地将火力引向楚江开…

一开始心魔老祖还很淡定,越听这表情越不对。后来竟然背着的手也紧紧握了起来。

“他还说同样是虚影境,他楚江开堂堂大丈夫才不会怕什么胆小如鼠的心魔老祖。是个男人就去跟他决战,有本事打一架,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他要溜死您这头上古老驴……”

“别说了!!”心魔老祖被气得老脸通红,一巴掌抽在了诡异童子脸上…瞬间鼻青脸肿。

诡异童子闪躲不及,栽倒在地,捂着肿脸爬了起来,表情委屈。说好的不迁怒到我身上呢…敢怒不敢言地看着师尊…

“看什么看,老子说不迁怒到你身上,没说不迁怒到你脸上啊!哼!”心魔老祖胡搅蛮缠“我叫你再看我?!”又扇了他一个巴掌,这下两边儿对称了。

踏马的你个老逼登,等我干掉你的…你给我等着。诡异童子忍着内心深处的情绪,缓缓地爬了起来,乖顺地跪在草地上。

心魔老祖双手叉腰,看着空中碍眼的云彩,心念一动便将其消散殆尽。这破云彩也来烦我。“既然如此,便没必要顾及他是青牛老道的传人了。敢跟老祖我做对,不论是谁,都必须付出代价!!!”

“走!给我带路,今天我就要将那兔崽子给撕碎喽!”心魔老祖拎着童子的衣领子消失在原地…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楚江开。

在二人消失不久,荒牛群之中一头看似普通的小牛犊,望了一眼天空,缓缓消散了身形…仿佛从未存在过…

楚江开将众人送回德丹派和飞熊门后,便来到一处荒芜沙漠之中,等待心魔老祖的到来。

之前与诡异童子商量好,只要我与心魔老祖打得势均力敌,他便可以从背后偷袭!!如今虚影境对虚影境,差距也应该不会太大。

就算万一打不过他,遁走还是绰绰有余的,也能看看他几斤几两,日后也好制定对应的计划。“大家都是虚影境,我还怕他不成??”强者不怂

果然,三天之后,心魔老祖带着诡异童子,出现了。狂风骤起,飞沙满天。

“你来啦”楚江开背着手,一身白袍在狂风中徐徐剧烈动,铺天盖地的黄沙仿佛遮住了日头。

“臭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有胆魄。”心魔老祖略微赏识地看着楚江开,这小子若不是青牛的弟子,我还真想把他抢过来好好**…不过想到他骂自己的内容,还是算了。“听说你很狂?要跟老祖我决斗?虽说如今这只是老祖一缕分识,却也不是你能抗衡的。呵呵呵呵”心魔老祖有着绝对自信。

“同样是虚影境,谁也不是吃素的。若是全力出手,想来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楚江开淡淡一笑“我知道你经验丰富,但这种境界,经验的作用并不大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