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机关算尽

苦命后人被祖宗带飞 小麦芝麻 3416 字 2020-08-04 14:26:35

落紫柚和落敏珠成功晋级之后,心情狂喜,高兴得都快冒泡了。热辣的能量聚集在胸口,胜利的感觉通畅身心。

然而,心魔老祖凭空出现,猛然掐住了二人的脖子,心意一动,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极速干瘪下去……顷刻间被吸得干干净净。

刚成功就被吸干了…不能让人多爽一会儿嘛?!!

原本看到落紫柚击杀其他太上的落九天,因为害怕悄悄躲到了很远。也因此,逃过了心魔老祖的魔爪。

心魔老祖也根本没注意落九天这种级别的小蝼蚁,毕竟自己还有正事儿要忙。直接朝着飞熊门和德丹派的太上长老们而去…吸干,统统吸干。

落紫柚和落敏珠的干尸静静地躺在地上,巨树上的鸟儿依然在无忧无虑地蹦蹦跳跳…落九天整整等了三个时辰之后,才放心地从树后走出,挪着脚步来到落紫柚干瘪的尸体旁边,伸手摸了摸…

嘴角翘起淡淡的弧度,落九天拿出了那枚多余的凝金丹…小心翼翼地塞进了怀里。

落九天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禁感叹,强大如斯的佑珠门…如今……哎。

如今太上长老纷纷陨落,自己还是赶紧回门派拿些宝贝…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好好修炼吧,至于东山再起,以后再看时机吧。那人连晋级之后的太上长老都能秒杀,自己还是保命才是上策。

伤好了大半,落花雨和落星辰回到佑珠门中。

落花雨将落星辰轻轻扶到床上,替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好好躺着,想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落星辰眼神炽热,火辣辣地盯着,紧紧地拉着他的手“不用,你多在我身边坐坐就好。”生怕他会一去不复返。

落花雨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若是再呆下去,他无法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抽回自己的手,从床边起身就要离去。

还没等站起来,又被落星辰一把拉了过去,栽倒在他的怀里。

“别走,好不好。陪陪我……”落星辰喘着粗气,恳求道。“陪陪哥哥,就像小时候一样…”是我对不起,我不该疏远你的,从来就不该。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痛苦么…“从今以后,就算太上长老们要惩罚我,我也不在乎了。我只想你能陪着我,哪怕只是坐着也好。”

落花雨听着他的哽咽的话语,双眼湿润,心中的情感直接掀翻了理智,再也收拾不住。“哥……”嚎啕大哭起来,无数的委屈,多年的压抑一股脑地泪奔而出。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无言地诉说着深情。

窗外的桂花树上,麻雀成双成对,欢快地叫着跳着,仿佛在庆祝着谁的婚礼。桂花树下,落九天面色冷酷地看着窗内的一切,看着自己的父亲和二叔……

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落九天木然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嘴角缓缓淌出一道道血水…那是极度羞愤恼怒后的咬牙切齿……

爹爹竟然……无法接受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落九天,抓着自己的头发仰天狂吼…疯狂砸东西…用破碎的碎片猛扎自己…统统无法缓解内心的痛苦。

就在落九天即将疯狂之际,他做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脸上逐渐恢复冷酷…

楚江开此刻正领着飞熊门和德丹派的弟子,开开心心地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佑珠门,气氛融洽,悠闲惬意。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好在这比赛还算顺利。这不,雄飞大哥也获得了冠军,一切都很满意。

“走啦走啦,别磨磨蹭蹭的,都快点儿收拾”雄飞挺着胸膛催促着飞熊门的弟子。

易轻尘点了点聚集的人数,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好,没少一个人。走吧,咱们这就出发回门派”搂着柳幺幺,一副人间幸福的死样子。只是近看的话,黑眼圈悄悄重了些,恐怕最近没少交作业。

“休得逃走!!”随着一个凌厉的声音响起,佑珠门的银袍弟子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正是落云云。

此刻落云云正一脸仇恨地看着德丹派和飞熊门的弟子。“众院长,将雄小花和易轻尘拿下!”细手一挥,十位道境强者一齐出手,抓向两人。

“慢着!”楚江开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两步。这佑珠门神经病吧,直接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你们佑珠门什么意思?为何动手?”楚江开缓缓走到队伍前面,隐隐将众人护在自己身后。

落云云见到院长们停下脚步,仿佛受了惊吓。不禁后退了两步“你们这些混账东西,竟然下毒,毒杀了我佑珠掌门!!还想走?!就算你实力强,今天也别想走出我佑珠门!!”杀父之仇,就算是你,也不行。

“你们掌门死了?那管我们什么事?凭什么围住我们?”易轻尘也上前,站在楚江开身边“无缘无故,凭什么说是我们做的!?”

“哼,除了你们还能有谁,还是用毒的卑鄙手段…我们少主亲眼看见,有黑衣人逃进了客房区之内。难不成我们少主还会冤枉你们不成?”一位鼓起勇气的院长,恨恨地看着楚江开他们。

“就这?”楚江开实在懒得搭理他们“既然没有确实证据,那我们走了!谁敢阻拦者,杀无赦!”一挥手便要将众人挪移走。

“慢着!”落九天一身黑金长袍缓缓走出,指着楚江开的方向“就是他,就是他杀了佑珠门掌门!我认得他的身形!!”信誓旦旦地开口“佑珠门所有弟子听着,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个凶手,替掌门报仇!!”哼哼,就算我弑父杀叔又如何,如今拿这些外派弟子当替罪羊,天衣无缝…

楚江开看着落九天指着自己,嘴角微微上翘冷笑起来“就凭你……还有你们?”眼神蔑视地扫向落九天,扫向周围佑珠门的院长们,弟子们…今天非要逼我大开杀戒么??

就在楚江开准备动手之际,诡异童子秦江开凭空出现,准备开启佑珠门地下的隐藏阵法……

“咦,你怎么在这里?”诡异童子秦江开挑了挑眉毛。没想到楚江开也在啊。

“你又为什么来这里了?”楚江开皱着眉头,证实了自己的预感,确实有些不对。“不好好在秦家呆着,跑这里来是要跟我打架么??”眼神逐渐锐利起来。

如今的诡异童子也已经恢复到刹那境巅峰,还差一步就可以到达原本的虚影境,要打也打不过楚江开。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误会啦,是我那个师尊启动备用计划……”将心魔老祖分身之事说了出来。

“什么?!!!?心魔老祖他…”楚江开头皮发麻。念头飞速转动“那他分身的实力是什么境界?若是咱们联手可有一战之力?”

“实力?你那位叫小昌的朋友是虚影境吧,也被他占据了身子啊…”诡异童子秦江开摇摇头,摊了摊手,想跟师尊对抗,还是算了吧。

“!?小昌被心魔老祖占据了身体!!?”楚江开情绪炸裂…难怪之前小昌不对劲儿。

小昌不会有被人侵占的体质吧,在地球时被白庭庭主占据,如今又被心魔老祖占据…

“既然如此,那更不能听之任之了。我助你晋升虚影境,咱们联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你将永远当他的宠物,奴隶,再也获得不了自由…你真的愿意永生为奴无法呼吸么??”楚江开想要联合诡异童子。

“……这…”虽然很忌惮师尊,但是数百万年被压制地活着,他早就厌倦不满了。可,对抗心魔老祖,真的有机会赢么…面色犹豫,还是摇了摇头“实在没有把握。”沮丧地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师尊他有多强大,经验有多丰富……”战胜他老人家,没可能的。除非是那青牛道人和布袋和尚…

“那……若是你从他背后下手呢??”楚江开笑了笑“战胜他有不必一定正面硬刚…正面交给我,你在背后……跟了他这么多年,总知道他有什么忌讳,什么习惯吧?或许他的弱点就隐藏其中…”

“你这么一说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诡异童子眼神微眯,闪过一丝精光。带着笑对楚江开微微点了点头。“那第一步,就请楚兄助我毁了这佑珠门还有这地下的隐藏阵法吧。”

楚江开吸了一口气,正好,正好,这佑珠门也该就此永远消失了。右手对着天空用力一挥,霎时间天地变色…施展出自己真正的实力

佑珠门无数球星金属建筑,道路,地板…通通拔地而起不断化成齑粉,逆流飘散到天空之上的巨大爆裂的漩涡中…土地崩现,飞沙走石,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天昏地暗…

佑珠门的弟子们逃窜着,哀嚎着,惊惧不已…十位院长和落云云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恐怖了,他们刚刚是在跟这种强者对抗么?还要杀了人家来着??这种强者要杀谁,还用下毒?

落九天也目瞪口呆,没想到吧,我这最近遇到的都是这种级别的强者…我还想嫁祸…踏马的,赶紧溜吧。悄咪咪地向后挪动了两步,却发现撞到了什么……回头一看,正是虎视眈眈的雄飞和雄小花。完了…彻底完了…落九天如同落魄的野狗,哭丧着脸垂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