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今夜与你共沉沦 鸿雁高飞 2227 字 2020-07-21 16:45:30

纪辰禹今晚参加宴会的时候,刚好陈泽安的父母都在场。

陈妈妈在和别人闲聊的时候,说起了唐思颖,可瞧好她说的这话话却全都落入了纪辰禹的耳中。

纪辰禹当时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当时的情绪就不好了,继续每一个来与他打招呼的人,他都是来者不拒,一杯酒接一杯酒的喝。

纪辰禹很少会将自己灌醉的,他一向喝酒都会有一个度,可是这一次他却失去了分寸。

心口处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堵着,闷的很,一想到唐思颖竟然背着他偷偷的找陈泽安的妈妈帮她逃走,他就特别的不舒服!

越想这件事情,他的心情就越加的烦闷不安!

原本今晚他并没有打算来找唐思颖的,可是他明明已经吩咐司机将车开到了别的住处,可是半途中他又让司机把车开来了这里。

唐思颖怎么都没有想到纪辰禹竟然会知道这件事情,她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之后,谁都不会再提及的。

“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又要逃跑!为什么要找陈泽安的妈妈帮忙?”

纪辰禹一张口,酒气更重。

他重重地呼吸声就在她的耳边,唐思颖紧紧地咬着颤抖的唇,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纪辰禹说的没错,她就是想要逃跑,想要离开他,让他永远都找不到他。

然而,唐思颖却并没回答他。

可正因为她的沉默,才更加激发了纪辰禹的怒气!

纪辰禹捏着她下巴的手又用了几分力,唐思颖吃痛的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想要将他的手给拿掉,可是纪辰禹却冷声笑道:“唐思颖,你这辈子都休想要离开我!”

说完话,他便低下了头,狠狠地吻住里她的唇。

唐思颖十分抗拒地挣扎了起来,然而她越是挣扎,纪辰禹越是不会放过她!

纪辰禹每每在火气上的时候,从来都由不得唐思颖拒绝半分的。

他粗暴地撕开了她的衣服,像是将她揉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一般,强硬的叫她无法抗拒只能顺从。

唐思颖的身体还没有好,被纪辰禹这样一折腾,毫不意外的,到了后半夜她的身体又开始发烫。

纪辰禹今晚没有离开,他就睡在唐思颖的身边,而后半夜的时候,他的酒意早就下去了,并且他是被唐思颖滚烫的身体给烫醒的。

他醒来后,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回想起自己对唐思颖做的那些事情,他的心里竟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愧疚感!

他对唐思颖从来都没有过如此浓烈的愧疚感的,明明唐思颖曾在他的面前亲口承认过她就是当初害死曼青的凶手,可是纪辰禹并不是蠢。

严鹤的话多少还是提醒了他的!

感觉到唐思颖的身体又这么烫了起来,他几乎没有多想,便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一路从家中走了出去。

他将唐思颖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挂的急诊,而唐思颖立刻就被安排进了病房。

医生在电脑里调出了唐思颖之前的病例,之后便皱起了眉头,神色不悦地看着纪辰禹说道:“原本你女朋友只是普通的感冒,烧退了,再好好休息几天就能康复了,你是怎么照顾自己女朋友的?”

纪辰禹的眸光微微暗了暗,他看着医生道:“那现在她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又道:“初步断定应该是扁桃体发炎化脓了,还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扁桃体化脓一般都会是高烧,要小心照顾好,她的情况比较严重,一般要三到五天的时间才能彻底退烧。”

纪辰禹在一旁点了点头,却又听医生说:“这期间注意饮食,不能辛辣,多吃清淡的食物,还有男人……要节制些!”

唐思颖被送来的时候,脖子上、肩颈处,处处可见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之前她经历过什么。

不然医生也不会用这样的语气与纪辰禹说话。

纪辰禹紧紧地抿了抿唇,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昨晚发生的一切他还历历在目,他一直都在折腾着唐思颖,从客厅到卧室,他甚至折腾了她不止一次,只为发泄自己心中的烦躁和不满。

唐思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手上打着吊针。

纪辰禹进来时,看见她闭着双眼,一动不动,面色憔悴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唐思颖好似会随时离开他,甚至是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他以前为了报复她,一次次的折磨她,每每看到她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的样子时,他就会越发的兴奋,可是如今他看着唐思颖就这样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模样,他的心尖处竟跟着发抖,恐慌。

他坐在了病床边,心里涌出了不少歉意,可是有些话道了嘴边,他根本就说不出口。

他对唐思颖从来就是无情又残忍的,他错了吗?

不,他没有错!

明明这一切都是唐思颖的错,都是她该受着的!

只是他想,或许他只是偶尔的生出了怜悯之心,才会偶尔对她心软。

看着唐思颖,纪辰禹的目光微微地暗了暗,他的眉头紧紧地皱起,轻声开口道:“唐思颖,不要再想着逃离我的身边,我说过,你这一辈子都是逃不掉的。”

可是说完了这句话后,唐思颖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回应他,纪辰禹觉得一颗心空落落的。

天色很快便亮了,唐思颖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见了纪辰禹。

他坐在自己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下巴处布满了青色的胡渣,脸色看起来很疲惫,但是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见他这个样子的时候,唐思颖有点懵。

愣了很久,唐思颖将手从纪辰禹的掌心抽了回去。

她神色淡淡的,唇角边轻轻地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纪辰禹,别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