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纪辰禹打了她

今夜与你共沉沦 鸿雁高飞 2143 字 2020-07-21 16:43:55

纪辰禹那宽厚温暖的手掌轻轻地在那细腻白皙又嫩滑的肌肤上来回的滑动。

唐思颖的身体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她让纪辰禹明明恨她,却又离不开她。

唐思颖逃跑的那两年,纪辰禹也试图找过其他的女人想要来发泄自己的生理之欲,可是他真的试着去碰过很多类型的女人,可每次一碰那些女人,他的脑海中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唐思颖的身体。

唐思颖身体的线条像是被上帝亲手勾勒出来的一样,那样的完美,令人心悸。

一旦他去试探,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亲吻着她那鲜嫩红润的双唇,像是怎么都不满足一样,用舌飞卷进她的口齿间,去追求那极致的顶峰之感。

依稀间,他看着唐思颖那张有几分和于曼青相似的脸,他的眼中划过一道异色。

当他彻底地侵占了她的世界时,纪辰禹忍不住张口道:“曼青……”

骤然,唐思颖的身体一僵。

感觉到唐思颖的不自在,纪辰禹却语气轻柔道:“不要紧张,放松一点让我好好爱你。”

唐思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

她竟然还痴心妄想着能从纪辰禹的身上找到温暖。

可纪辰禹所有的温暖都已经给了那个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的女人了,而她从前是纪辰禹手中的玩物,而现在不仅仅是他的玩物,还变成了于曼青的替代品。

有一种悲凉绝望的感觉,打从她的心底深处蔓延了开来。

眼中氤氲了些许雾气,可是她却硬生生地克制住了她的情绪。

她告诫自己,莫云谦是恶魔,这是无可分辨的事实,他深深地恨着她,他是绝对不会对她生出半点怜悯之心,甚至是一星半点的情意都不会有的。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彻底将自己的身体放松,去享受那如同被露水滋润着的花草,该有的清爽舒畅的感觉,痛并快乐着。

此时此刻,纪辰禹和唐思颖都不知道,房间里的窗帘半开着,而对面的一栋高楼里,有人正站在窗前,拿着望远镜,将卧室里的这一幕看得彻彻底底。

细长又锐利的指甲狠狠地扎在了手心里,鲜血溢出来,唐岚满脸的泪水和恨意。

“唐思颖!你这个贱人!”

“唐思颖,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

这些日子,唐岚一直有找人去查纪辰禹在外面的女人是谁,可是那人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最终唐岚忍不住自己去跟踪纪辰禹,直到她跟踪到了这个地方。

纪辰禹将睡着后眼角边还挂着泪痕的唐思颖紧紧地圈在了怀中。

他的心已经在动摇了,明明他口口声声地说恨她,可是又忍不住想对她好一点,知道她有危险,又急忙赶回来。

纪辰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甚至有时候会想,当年犯错的人是唐斌,跟他的女儿无关,而唐思颖和唐岚她们其实都没有关系,他这么对她们姐妹俩,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寂静的夜里,一道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纪辰禹松开唐思颖后,拿起手机走出了卧室,只是接完电话后,纪辰禹就离开了。

唐思颖这一觉睡的意外的安稳。

她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心情不错的走出了卧室。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外面的客厅里,昨晚离开的纪辰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去而复返了。

客厅里全都是浓烈的烟味,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摆满了烟蒂,而纪辰禹还在抽着烟。

光是看着纪辰禹抽烟的背影,唐思颖都觉得十分的压抑。

这让她有些害怕,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

纪辰禹将头仰在沙发垫上,他重重地吐了一口烟圈后,声音低沉道:“醒了?”

唐思颖下意识地抿了抿唇,小声说:“嗯。”

纪辰禹拍了拍一旁的空座说:“过来坐。”

唐思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纪辰禹的脸色很难看,也很憔悴,像是一整夜都没睡,更准确的来说,他就坐在这里,抽了一整夜的烟,抽得嗓子都哑了,却还在拼命的抽。

“你今年多大了?”纪辰禹问道。

唐思颖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是还是如实说道:“23。”

纪辰禹点了点头:“那就是说,五年前你18岁?”

唐思颖低着头:“嗯。”

纪辰禹又重重地吸了一口烟,心事重重地伸手勾住了唐思颖的肩膀,之后吐了几口烟后又问:“你18岁的时候就拿了驾照了吧。”

唐思颖的确是18岁拿的驾照,那时候她已经辍学了出来工作了,因为公司需要,她就去考了驾照,但是驾照拿到手后没多久,她爸爸就因为肇事逃逸入狱了,而她也彻底沦为了纪辰禹的玩物,其实那驾照她压根就没有用得上过。

“说话!你18岁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驾照,到底会不会开车?”纪辰禹冷声问道。

唐思颖实话实说道:“我那个时候的确拿了驾照了,但是我几乎没开车上过路,因为我拿驾照没多久后,我爸就出事了,之后我就认识了你。”

听唐思颖承认了,纪辰禹伸出手,猝不及防的狠狠地抽了唐思颖一个耳光。

“唐思颖!你这个贱人!”纪辰禹满脸恨意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