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不做炮灰小妖精(14)

逍遥游之织梦蝶 圈地养膘 4236 字 2020-08-02 05:26:13

不过大祭司那边刚派人前来,言有关春情秘药一事,涉及金乌圣殿学子,乃圣殿内部事宜,妖帝陛下已经将此事全权交由大祭司处理。

如今请殿下前去,大祭司定然会给您一个交代,不辜负妖帝陛下和咱们妖王的嘱托和信赖。”

长生听后,苦笑道,“青姑,你说我那师父是不是认定了我没脑子好骗?”

青姑听此心里一惊,“殿下何出此言?”

妖族讲究血缘,只人族才认这师徒伦常,但金乌曜玄没少用人族尊师重道那一套给鸾星歌洗脑。

加上金乌曜玄会装,表现得对鸾星歌宠爱有加,得了什么好东西都有这位徒弟一份,甚至还拘着她修炼。

因此鸾星歌和她身边的侍从,对金乌曜玄很是尊重。

就连青姑都觉得大祭司对待自家殿下如师如父,那真是没的说。

“人族有句话叫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当初虽是师父提议我和麒英睿、炎熠和蜚蛮为质子。

但也多亏了师父的悉心教导,我才能在五百岁刚刚成年就晋阶蜕凡境。

但青姑,人族还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师父拥有一双预知天眼,他什么不知道呢?

可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孔软软将我引上一条死路。

太阳神宫的禁地非金乌血脉不得进,但我是怎么进去的,夺了我元阴的又是谁?”

若不是剧情金手指,怕是任谁也想不到,金乌大祭司对自己的徒弟,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

而长生说着说着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这次不是装的,而是鸾星歌残留的神念在悲泣:她这短短一生,真是可笑!

“若不是太阳神宫发生的这些事,我竟从来不知,师父竟然如此厌恶我。而以前的因,都是为了今日的果。”

青姑听的浑身颤栗,相比金乌大祭司,她百分百相信自家殿下。

她将长生搂在怀里,不住的拍背抚肩,心里对金乌大祭司的好感瞬间清零,沦为负数。

“殿下,青姑会一直陪在您的身边。

待王上前来,无论是那两个贱人,还是金乌大祭司,都要给您一个说法。”

长生摇摇头,“说法?青姑,你怎么比我还天真?

金乌大祭司一言一行,代表的乃是天意,质疑大祭司,就是质疑天道。

他如今唤我前去,就是想趁着父王没来,先哄骗我给此事盖棺定论。

此行我不仅要不得说法,就算大祭司要保孔软软,此事也得在今日揭过。”

金乌曜玄本来的计划就是一石二鸟之计,若真如前两世那般,鸾星歌废了,那孔软软自然是罪魁祸首,要以死谢罪。

这也是孔软软为何放着麒英睿等王子,最后却和毕九方狼狈为奸的缘故。

因为金乌曜玄“识破了”她的真面目,她是罪人,是毕九方救了她。

但如今的情况,显然脱离了金乌曜玄的计划,为了给鸾星歌添堵,他一定会想办法给孔软软脱罪。

证据不足的说法肯定不能平息火鸾妖王的怒火。

因此金乌曜玄多半会让其他人当替罪羊,最有可能的就是孔雀族族长的嫡女,孔软软的异母姐姐——孔玲珑。

而孔玲珑的母亲乃是朱雀妖王一母同胞的妹妹,也身具王血,身份尊贵。

若真如长生所想,那么金乌曜玄除了要恶心鸾星歌外,大概还想离间四大妖国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只是她的猜想,毕竟金乌曜玄有做忍者神龟的潜质。

不说五百年来对鸾星歌的潜移默化,只为了天运之子能成功降生,他居然能干出将厌恶的人和自己心上人凑做一堆的事,也是够能忍的。

此时的长生还不知道,她的猜测全中。

……

只不说金乌曜玄如何谋划,只说青姑听到长生的话,气的火冒三丈。

“那就这么放过那两个贱人?您可是火鸾国王太女,打您的脸就是打火鸾国的脸,打咱们火鸾一族的脸,打王上的脸!”

长生赶紧给她顺气,“往日里是我蠢,信了那两个贱人的话。

但蜕变成火凰时,我可是得了祖凤传承,跟着祖凤冕下游历过荒古的,算不得大彻大悟,却也长了些脑子。

青姑,相信我,我自是不会放过他俩的……不止他俩!”

青姑没听全长生后面说的话,因为她此时的脑子都被两个字占据了。

祖凤?

祖凤!

祖凤在上,自家殿下不仅成了真凰,得到的竟然是祖凤传承,这是真的?

青姑下意识先打出十个八个禁制,然后眼睛亮的像两个小灯泡。

“殿下,刚才我不是幻听了吧?您真的得到了祖凤传承?”

长生点点头,不仅祖凤还有部分火神传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