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不做炮灰小妖精(13)

逍遥游之织梦蝶 圈地养膘 2439 字 2020-08-02 05:26:11

梧桐谷这边,长生正谋划如何当一个清新脱俗不做作的海王。

却不知火鸾国那边,火鸾妖王已经接到了青姑用秘法传送过来的秘信。

青姑自然不可能如同长生所想那般报喜不报忧,毕竟那该死的毕九方和孔软软身后还有火雀族和孔雀族呢。

那两个贱人火鸾妖王可以留着给女儿试手,但他们背后的两个族群,却一定要为触怒妖王而付出代价。

而火鸾妖王接到信,自然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女儿竟然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渡蜕凡劫;

怒的自然是那不知好歹的毕九方和歹毒的孔软软,竟然敢如此对待他的宝贝女儿,简直就是找死。

但随后就是巨大的狂喜,在心中翻滚。

宝贝女儿不仅成功晋阶蜕凡境,居然还一举蜕变成火凰,这简直就是做梦都不敢梦到的好事。

要知道纯血火鸾也并不是板上钉钉就能蜕变成凤凰的,且一般多是在八阶返祖境才有三分成功率。

此时的火鸾妖王还不知,他的“女儿”蜕变的可不是杂血凤凰,而是在纯血凤族中也极其少见的五德凤凰。

当然,不知道也不影响他想立马就飞到女儿身边,给女儿做主的激动心情。

但是,金乌皇朝有个规定,已经封疆裂土的妖王,除非妖帝宣召,否则不能私自前往妖都。

除非火鸾妖王想造反,否则就算十万火急之事,也得先打“报告”申请,得到妖帝批准后,才能进入十日城。

因此,火鸾妖王赶紧联系皇朝下派火鸾国的督察御使。

“你大侄女受欺负了,我得赶去做主,你麻溜点,赶紧给我申请,请妖帝御批。”

这督察御使,其实就类似古代将军身边的监军。由七阶以上的妖族担任。

也不干涉妖国的内政,也不一定非要探听到什么秘密,只要你不造反,别玩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

若有不对,拼死也得把消息传回妖都。

说远了,只说火鸾妖王申请去十日城,而十日城那边,那些主子被带走审问的陪读、还有众多吃瓜群众,也纷纷给各自妖国的妖王传了信。

要知道四大妖国为了对抗独权的金乌皇朝,向来同气连枝、同进同退,否则当初也不会只这四国的继承人同为质子。

如今不说四大妖国的继承人闹崩一事,只大日落雪、火鸾化凰,就是震惊整个烈阳界的大事了。

自然,好些妖王纷纷申请入妖都拜见妖帝陛下。

……

金乌帝宫。

金乌皓日冷眼看着金乌曜玄,面无表情的道:“大祭司,给我一个解释?”

太阳神宫由历代大祭司接掌,虽然不是秘境之主,但能通过秘境之灵,操控其中的禁制。

神宫禁地设有禁制,非金乌血脉不得入,而鸾星歌作为纯血火鸾,绝对不可能有金乌血脉。

且他身上的秘密,大祭司是知道的,每到这时候,禁地内除他之外,甚至没有任何生灵。

若是没有大祭司允许,被妖兽追赶慌不择路的鸾星歌,就算死了,也不可能进入禁地。

而金乌皓日不相信金乌曜玄对这位徒弟有什么善心,此举是为了救她一命。

而一向犹如高岭之花的金乌大祭司,此刻却带着几分隐秘的惶恐。

自打见过鸾星歌后,他的眼睛就时不时的刺痛,甚至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从他的身上剥离出去。

这种感觉让他坐立难安,此时看到心上人冰冷的眼神,听到这声质问,他居然想歇斯底里的告诉他:怪你,怪你和那个该死的鸾星歌有着解不开的天定姻缘。

但他不能。

因此金乌曜玄只能苦笑道:“命运执我手,我无从解释。”

“命运?哈,若是信命,那两万年前我就死了。正因为我不信命,所以如今是我高做这帝位,论旁人生死。”

金乌曜玄对金乌皓日的了解可能比他自己还要深,自然知道他信奉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因此他摇头道:“不管陛下信不信,您与鸾星歌……是天定的姻缘。”

金乌曜玄说这话时,感觉心都要碎了,下意识隐瞒了鸾星歌可能有孕的事。

然后就见金乌皓日冷着脸道:“荒谬!”

且不说鸾星歌心有所属,只她这种没脑子的蠢货,他也消受不起。

至于禁地中的意乱情迷,不过是春情秘药所控,狗屁的天定姻缘。

“我已经封印了鸾星歌有那段记忆,此事不必再提。

只事关火鸾国王太女,又是大祭司的徒弟和金乌圣殿的学子,就请大祭司给火鸾妖王一个交代吧。”

金乌妖帝的做法果真如自己所想,金乌曜玄松了一口气,他真怕鸾星歌在此后与皓日再有什么联系。

因此金乌曜玄做模做样的叹了口气,对金乌妖帝拱拱手,“此事我会调查清楚,给火鸾国一个交代。”

至于实情如何,金乌曜玄自然再清楚不过,只如今不仅孔软软身上的命线更加模糊,就连鸾星歌身的命线他居然也看不清了。

想到这,金乌曜玄感觉眼睛越来越痛了,然后就听金乌皓日震惊的道:“大祭司,你的眼睛……”

金乌曜玄的一双眼睛乃是预知天眼,能看到旁人的因果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