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三卷·第六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9834 字 2020-07-28 06:21:10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三卷相遇PredestinationandFatefulMeeting(逢君,不识君。)

第六章兰姆·贾斯瑅梅德·尼德Jastimayd·Nied·Laalm

贾斯瑅梅德并不打算躲避眼前两个古人族的攻击,他的右手握住器鞘的鞘口,下压半拳的高度,手腕向内转动,器鞘横移,让鞘口远离身体些许,左手移至武器柄部,紧握柄部的中间,快速而平稳地拔出武器的一小截,然后用更快的速度拔出武器剩余的部分,当武器刃尖完全离开器鞘,他的右手五根手指与左手的食指都已经泛白了。武器在空中划出一道水平的线,并在线的尾端折返。右手紧握器鞘的鞘口,右手的食指再一次发力,将器鞘上抬一些,左手将武器快速而平稳地收回器鞘。

没有停顿,武器收回器鞘后,他又立刻将器鞘上抬一拳的高度,手腕向外转动,使器鞘垂直,器鞘再一次横移,让鞘口更贴近身体,左手移至武器柄部,紧握着柄部的中间,快速而平稳地拔出武器的一小截,再用更快的速度拔出武器剩余的部分,当武器刃尖完全离开器鞘,他的右手五根手指已经开裂,出现了五道细小的伤口,左手的食指也开裂了,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左手剩余的四根手指则开始泛白了。碧青汁从伤口处流出,但它们并没有在他手上停留太久,很快它们都被吸入了左手中的武器柄部。武器在空中划出一道垂直的线,并在线的尾端折返。右手紧握器鞘的鞘口,右手的五根手指同时发力,将器鞘下压一些,左手将武器快速而平稳地收回器鞘。

在一个呼吸间,贾斯瑅梅德的两次斩击先后斩出,他的右手不由得出现了轻微的抖动,但很快抖动就消失了。

两个古人族的腹部同时出现了一道水平的伤口,紧接着左边的古人族的身体中间又出现了一道垂直的伤口,这两道伤口形成一个“十”字,在他体内不断延伸和蔓延,最终将他的身体斩为四块,轻轻地掉落在沙面上。

贾斯瑅梅德用右手,反握武器柄部,将武器从器鞘内拔出,自下而上,朝着右边的古人族用力地一挑,一道水平的伤口也出现在了右边的古人族的身体中间,与之前出现在他身体腹部的水平的伤口一同形成了一个“十”字,将他的身体分裂开,变成四块,与他身旁的同伴一样,轻轻地掉落在沙面上。

贾斯瑅梅德微微轻喘,他看着自己受伤的双手,抿着唇,轻叹了一口气。他将完整武器收回器鞘之中。走向了那六个古人族,他们各自的模样让贾斯瑅梅德有些诧异,这些本该是“恶”的古人族,却远没有到达他想象中的那种“恶”。自己想要成为“恶”的“噩”,但眼前的他们连“恶”都配不上,只是“坏”而已。贾斯瑅梅德突然心中涌出莫名的怜悯,他默默地点了点头,决定了自己该做的事...这是他觉得,对这些“坏”的古人族最好的救赎。

他攥紧了自己的双拳,微微的刺痛感不断提醒着他,不能太过于沉浸于自己还没能好好熟悉的情感之中。

走到那个笔直地站立在沙面上的古人族身旁,贾斯瑅梅德用右拳对着他的下巴挥出一记上勾拳,古人族被打到腾空两米,下巴完全凹陷进去,当他落下的同时,左腿抡出,准确地踢中他的脑袋,它无法承受贾斯瑅梅德左腿的巨大力量,不得不分裂开来,蜜黄尘在空中四散着。在这个古人族身旁蜷缩着的古人族,背上被飞溅而出的蜜黄尘淋到,出现了一片尘迹。贾斯瑅梅德左脚轻轻地落到沙面上,微微踮起,右膝抬起,右脚用力地跺向这个古人族的脑袋,它在瞬间裂开,他的身体也停止了蜷缩和颤抖,安稳地趴在沙面上,纹丝不动了。贾斯瑅梅德吐出一口气,继续前进。

刺鼻的味道传入了贾斯瑅梅德的鼻中,他不由得擤了擤鼻子,眼前的古人族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浅黄色的液体从眼前的古人族的下半身的残缺防具的缺口处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贾斯瑅梅德不停下脚步,好让自己不会因为不断加快的步伐而踩到他的排泄液体。瘫倒在沙面上的古人族自己似乎没有觉察到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模样,双眼仰视着贾斯瑅梅德,呆滞,无神。贾斯瑅梅德眯着眼,走到他身旁,用右拳打穿他的左胸口,将心脏也一同打穿。他痛苦地咳了咳,眉头紧锁,整个脸都逐渐狰狞了,他的左手捂着自己左胸口的洞,右手在半空中晃动着,而最终,他的右手也不得不停下动作,重重地落在了沙面上。

近处另一个古人族一直发出刺耳的笑声,贾斯瑅梅德看向他,面红耳赤,白眼微翻,涕泪交加,贾斯瑅梅德自然而然地闭上了眼睛,将攥紧的左拳松开,向着他的脖颈伸出,紧紧地抓住它,古人族却没有面露痛苦,反而是一种莫名的平静。,即便他被贾斯瑅梅德捏到窒息而死,这份平静也一直维持着。贾斯瑅梅德睁开半眯着的双眼,银色的双瞳中充斥着不解...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死亡难道不可怕吗?贾斯瑅梅德觉得古人族越发的难以理解了,他们时而无惧死亡,又时而无比恐惧死亡。他甩了甩双手,想要将手中的蜜黄尘和疼痛感都甩开,但两者都没能够离开他的双手。

抬起头,贾斯瑅梅德望向前方,仅剩下三个古人族了。贾斯瑅梅德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它。他抬起右手,靠近自己的双眼,突然回过神,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快速地将右手移开,紧闭双眼,再将它们睁开,不停地重复这个举动。直到贾斯瑅梅德确定自己已经足够清醒了,他才停下这个举动。

当贾斯瑅梅德再一次望向前方,原先的三个古人族只剩下一个古人族了。倒着走的那个古人族的嘶吼声越来越小声,几乎快要听不见了;同手同脚飞奔的古人族也已经难觅踪影。仅留下的,是那个相貌最有特色的古人族,只有他没有选择逃跑。

古人族注视着贾斯瑅梅德,一开始眼中的轻蔑已经消失了,留下来的是挣扎。之前脸上停留着的惊恐已经消失了,留下来的是狰狞。贾斯瑅梅德看着他将他右手的残缺武器指向了自己,他的右手一直在颤抖,贾斯瑅梅德眉毛微微上抬,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这个古人族眼中一开始出现的轻蔑。此时两人的神情是两人遇到彼此的神情,只不过两人的神情互换了而已。

贾斯瑅梅德的轻蔑并非突如其来,他来到火海区域,遇到无数古人族,只有在吉村外遇到的那个古人族有些与众不同,其他的古人族在贾斯瑅梅德看来都是同样的弱小。眼前的古人族更是因为他的言行而令贾斯瑅梅德无比的厌恶。

古人族没有继续待在原地不动,他大步向前迈出,四步之后,古人族已然变为朝着贾斯瑅梅德冲刺了。原本是用右手单手握住的残缺武器,此时被他用双手握住,不停地压低,武器的刃尖已经触碰到了沙面,白沙被刃尖划出一道裂口,随着古人族不断靠近加快速度靠近贾斯瑅梅德,这道裂口就变得越来越长,当他来到贾斯瑅梅德身前挥出武器,这道裂口才得以消失不见。

贾斯瑅梅德向右前方迈出一步,身体从左向右逆时针旋转一圈半,用旋转带动自己的左臂,将左拳抡出。贾斯瑅梅德的这一拳并没有击中古人族的脸,随之而来的,是古人族挥出武器时带起的白沙。大片白沙侵袭了贾斯瑅梅德的双眼,疼痛与不适让贾斯瑅梅德不得不闭上双眼,眼角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贾斯瑅梅德不停地眨眼睛,想要尽快恢复自己的视线,但古人族的攻击没有给他更多的调整的时间,左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这个古人族应该是用武器挥砍到自己的左腹部了...该死,这个古人族...贾斯瑅梅德的思绪被打断了,因为左腹部再一次传来了疼痛,甚至比上一次还要剧烈...该死!这个该死的...贾斯瑅梅德的思绪再一次被打断了,因为自己的左腹部不仅仅是感受到疼痛了,左腹部已经出现了伤口了,碧青汁源源不断地从伤口中溢出。

古人族停止了攻击,贾斯瑅梅德虽然很意外,但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不断地眨眼,不断地流泪,他的视线总算是得以恢复,古人族的相貌和神情也得以在他眼中出现。

古人族紧锁双眉,半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贾斯瑅梅德的伤口和从伤口里流出的碧青汁,轻叹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古人族的声音中带着一抹解脱,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贾斯瑅梅德无法辨认出来。

贾斯瑅梅德没有去在意自己的伤口,他的轻蔑被收起,怒火被收敛,他现在只需要一心想着一件事:拯救眼前这个古人族,让罪恶的他从这个世界中得到解脱。贾斯瑅梅德的右手握住器鞘的鞘口,右手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贾斯瑅梅德急促地呼吸着,不断地发力,右手越来越泛白,但停止了颤抖。

贾斯瑅梅德将器鞘下压,他想要下压半拳的高度,右手却有些不听使唤,即便他依旧在不断地用力。手腕向内转动,器鞘轻微横移,却也没能远离身体多少,左手移至武器柄部,尽可能地紧握柄部的中间,快速地拔出武器的一小截,贾斯瑅梅德的左手虎口与掌心就出现了刺骨的疼痛,以至于他不得不放弃继续拔出武器剩余的部分,甚至直接松开了握着武器柄部的左手,任由武器滑回到器鞘之中。

古人族的左手松开了武器柄部,伸入他的墨紫色残缺防具中,似乎是取出了什么东西,贾斯瑅梅德没能够看清。古人族用右手单手握住武器,故技重施,挥动武器,挑起大片白沙,使它们飞向贾斯瑅梅德的双眼。贾斯瑅梅德立刻抬起颤抖着的左臂,挡住了迎面袭来的白沙。突然,左前臂感受到了疼痛,好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了贾斯瑅梅德的左前臂,疼痛接连出现了三次,最后一次的疼痛最为深刻,刺骨的疼痛,某种尖锐的东西刺入了贾斯瑅梅德的左前臂。异常的刺骨疼痛让贾斯瑅梅德眯起了左眼,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右手将它拔出,随手扔到沙面上。

古人族的身影依稀可见,他抡出右臂,应该是将武器挥砍而出了,依照先前这个古人族的习惯,他四次挥动武器都是将它自右下方向左上方挥出,他这次的挥砍也不会例外。贾斯瑅梅德朝着左侧快速地跃出两步,离开了古人族的残缺武器所能挥砍的范围,让它无法触碰到自己的身躯。然而古人族右手中握着的,却不是他残缺武器的柄部,而是一片白沙,故技重施,却屡获奇效。贾斯瑅梅德的双眼再一次被白沙侵袭,不得不闭上双眼,被迫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视线。而此刻,古人族肯定会立刻用残缺武器再一次发起攻击,贾斯瑅梅德试图用左手护住自己已经受伤的左腹部,右手则在上下摆动着,借此来触碰到古人族的武器,得知他的攻击方向,由此躲开或是抵挡住他的挥砍。左手和左臂一直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右手也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突然,一抹凉意渗入贾斯瑅梅德的右手...是这个古人族的残缺武器!啊!啊啊!啊啊啊!古人族选择没有攻击他的伤口,而是选择攻击了他用来握紧器鞘的右手。右手接连被古人族砍了三次,右手的颤抖再也无法抑制,甚至连同右臂,也一起颤抖了起来。贾斯瑅梅德的右手下垂着,颤抖着。碧青汁从掌心的伤口中不停地流出,“滴嗒!滴嗒!滴嗒!”碧青汁不断地滴入白沙之中,贾斯瑅梅德的右脚旁,逐渐出现了一小摊汁泊。

贾斯瑅梅德喘息着,这个古人族一而再再而三地用白沙来偷袭自己,真可谓是“诡计多端”,古人族的另一个特点“诡计多端”在此刻,贾斯瑅梅德才牢牢地铭记于心。

勉强地抬起右臂,用右手握住器鞘的鞘口,贾斯瑅梅德既没有将它下压,也没有将它横移,左手移至武器柄部,握住柄部的中间,快速地拔出武器的一小截,然后用更快的速度拔出武器剩余的部分,右手的剧烈颤抖和左手的轻微颤抖都渗入了武器之中,武器的器身不停地抖动着,武器在空中划出一道波浪线,波浪线的波浪大小不一,武器在线的尾端折返。贾斯瑅梅德想要将左手中的武器收回器鞘,却因为双手的颤抖而无法顺利收回,武器的刃尖在鞘口不断摩擦着,怎么也无法进入器鞘之中。贾斯瑅梅德放弃了,左手半握着武器,将它移至身躯左侧。贾斯瑅梅德的这次斩击没有斩到古人族,古人族轻而易举的躲开了贾斯瑅梅德的斩击。

古人族的脸上出现灿烂的笑容,异常卷翘的山羊胡因为他的笑而不停地晃动着。眼中的微光突然变得闪耀了,古人族的动作也变得更为灵敏和顺畅了。古人族左脚前迈一步,重踩沙漠,左大腿发力,右腿支撑,微微扭动身躯,双手握住武器柄部,双臂同时抡出,将武器朝着贾斯瑅梅德的左腹部伤口处砍去。贾斯瑅梅德试着抬起左臂,用左手中的武器来挡住古人族的这次挥砍,但是左臂已经无法抬起来了。碧青汁的不断流失使贾斯瑅梅德的整个身躯都有了沉重的感觉,特别是双腿与双脚。贾斯瑅梅德想要向右移动两步离开古人族武器的攻击范围,但他只迈出了半步,双腿与双脚就难以动弹了。古人族的挥砍,让贾斯瑅梅德左腹部的伤口更深了,也更大更长了。伤口从原本的左腹部,变为了左腹部至胸口下方。

古人族没有继续攻击贾斯瑅梅德,他又一次停下了攻击,仰着头,望着贾斯瑅梅德,脸上灿烂的笑容逐渐被他收了起来,眼中的光,也随着笑容一同消失了。一抹小小的黑影,出现了古人族的双瞳之中。

贾斯瑅梅德喘息着,尽可能地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吸入较长的一口气,将它缓慢地吐出,再吸入短短的一口气,再将它快速地吐出。

右手用尽全力握住器鞘的鞘口,手腕向外转动,器鞘大体位置不动,鞘口向右微倾。右脚向右前方迈出半步,轻踏沙面,右腿顺势发力,整个身躯向右倾斜。左手移至武器柄部,用尽全力紧握柄部的中间,尽可能快速和平稳地拔出武器,武器由右上方向左划出一道笔直的线,并在线的尾端尽可能快地折返。同时右脚撤回。

左手将武器尽可能快速和平稳地收回器鞘后,右手的手腕向内转动,器鞘大体位置不动,鞘口向左微倾。右脚向正前方迈出半步,轻踏沙面,右腿顺势发力,整个身躯向前倾斜。左手再一次尽可能快速和平稳的拔出武器,武器由右下方向上划出一道笔直的线,并在线的尾端再一次尽可能快地折返。同时右脚撤回。

左手将武器再一次尽可能快速和平稳地收回器鞘后,右手的手腕向外轻微转动,使器鞘保持垂直,器鞘大体位置不动,鞘口垂直向上。左脚向左前方迈出半步,轻踏沙面,左腿顺势发力,整个身躯向左倾斜。左手最后一次尽可能快速和平稳的拔出武器,武器由左上方向右下方划出一道笔直的线,并在线的尾端最后一次尽可能快地折返。同时左脚撤回左手将武器最后一次尽可能快速和平稳地收回器鞘。

仰望着贾斯瑅梅德的古人族在瞬间被斩裂,以心脏为中心,整个身体变成了三块,他的脸上还保持着凝重,而他双瞳之中的那一抹小小的黑影,则已经无影无踪了。尘从他身体的各个截面溅出,渲染着他三块身体下的每粒白沙,将它们染成蜜黄色。异常卷翘的山羊胡渐渐变得不再卷翘,轻风吹动着每根胡须,将它们慢慢捋直。

除了吉村外遇到的那个古人族,身后的古人族小女孩和那个仍在昏迷中的古人族女性,这是贾斯瑅梅德记住的唯一一个古人族了。贾斯瑅梅德缓慢而蹒跚地走到古人族的身旁,将他的残缺武器从他的双手中缓缓地拔出,用力地插在了古人族三块身体中间区域的白沙之中,右手半握拳,脑袋微垂,靠着已经半握拳的右手,轻语:“愿你安息...”

说完这四个字,贾斯瑅梅德就单膝跪地,整个人半跪在了沙面上,左手捂着左腹部的伤口,整个身躯都在颤抖着,贾斯瑅梅德的双手、双腿和双脚都在逐渐失去了知觉,特别是他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了,他抬起右臂,将右手伸入自己的青山蓝丝袍之中,当贾斯瑅梅德的右手从青山蓝丝袍中取出那个金色的瓶子,右手就用尽了他剩余的全部力量,颤抖着,任由金色的瓶子滚落到沙面上,此时的贾斯瑅梅德已经是双膝跪地了,他不想让自己倒在沙面上,努力地挺直着自己的上半身,尽可能地向后仰,但他的身躯最终还是向前瘫倒在了沙面上,金色的瓶子近在眼前,但他却没有力量去拿起它,这使它在贾斯瑅梅德的银色双瞳中变得如此的遥不可及。

贾斯瑅梅德仰着头注视着瓶子,一个纤细的身影逐渐靠近了这个瓶子,隐约带有几许墨紫...敌人?还有敌人隐藏了起来吗?该死!身影的步伐并不灵活,甚至有些磕磕绊绊,身影走到贾斯瑅梅德身前,半蹲下来,露出了自己的面容...这不是那个古人族女性吗?她居然醒了?贾斯瑅梅德的嘴巴不自觉地张开了,双眼用力地睁大,他对于内步森特的苏醒显得格外的惊讶和不可思议。内步森特捡起金色的瓶子,拔出软木塞,将药液依次滴向贾斯瑅梅德左腹部至胸口下方的伤口、左手和右手。药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地治愈着贾斯瑅梅德的伤口,很快伤口就都结跏,停止了流汁,贾斯瑅梅德的脸色却没有因此而好转,依旧是如刚才一般的惨白。

“谢谢你......”贾斯瑅梅德用双手撑着自己的上半身,让自己从“瘫倒”变为“端坐”,短短的三个字,却让贾斯瑅梅德一直在喘息,也使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有气无力。

“我该谢谢你才是,谢谢你救了我和安都,还有那个小家伙...”内步森特的声音轻飘飘的,她似乎没能得到完全的恢复。内步森特轻轻地将金色的瓶子递给贾斯瑅梅德,“我叫内步森特。”

“我叫贾斯瑅梅德。这是我应该做的,两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我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贾斯瑅梅德的声音在说到“袖手旁观”四个字的时候,突然就变得激动了。甚至在说完这四个字之后贾斯瑅梅德都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你肯定不是火海区域的古人族...”虽然内步森特的身体很虚弱,但是她的声音却并没有给贾斯瑅梅德带来同样虚弱的感觉,反而是铿锵有力。内步森特黑黄相间的双瞳紧紧地盯着贾斯瑅梅德银色的双瞳,贾斯瑅梅德可以在她的双瞳中看见她不容置疑的肯定。

“你是怎么知道的?”贾斯瑅梅德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会被她看穿,但他细想,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的心中已经没有多少意外和惊讶了...或许是因为我身上与古人族格格不入的独特衣物吧?又或者是因为我的金色药瓶么?看来我不得不又一次杀死一个古人族了...哎...解决掉这个古人族女性之后,我必须要换掉我的衣物了,这身衣物在这个火海区域太过于引人注目了,也太容易分辨了。贾斯瑅梅德调整着呼吸,用双手撑着沙面向右扭动身躯,让自己的左半边身躯更靠前,右半边身躯更靠后。贾斯瑅梅德的身躯挡住了器鞘,器鞘已经被他移至内步森特看不见的视线盲区之中了。右手紧紧地反握住武器柄部,随时准备攻击眼前的古人族女性。

“火海区域已经没有像你这样具有正义感的古人族了...”内步森特低着头,银灰色的发丝轻轻地垂落,遮住了她的双眼,贾斯瑅梅德无法看清她的神情,他隐约感觉到内步森特有些悲伤...为什么会悲伤?为什么不是愤怒?自己的同族已经在自己的欲望和邪恶中沦落,为什么要为这样的古人族而悲伤?他们根本不配!我不懂......古人族到底在想什么?每个古人族都不一样,都很奇怪...贾斯瑅梅德微微松开了反握着武器柄部的右手,他有一些犹豫,这个古人族女性和他之前遇到的古人族好像不太一样。观察者与安都待在距离贾斯瑅梅德和内步森特不远处的沙面上,观察者不停地发出呜声,朝着内步森特叫唤着,但内步森特好像并没有听见它的叫唤声,贾斯瑅梅德好像也没有听见它的叫唤声。而它身旁的安都,则静静地靠着观察者,抚摸着它背部的月白色绒毛,试着这样来安抚观察者。

“这个世界里,如果还有更多具有正义感的古人族...或许这个世界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糟糕了......”内步森特抬起双手,用它们搓揉着自己的双眼,她抬起了头,贾斯瑅梅德可以看见她微红的眼眶了,“请你不要在意我刚才的话。你是从别的区域来到火海区域的古人族吧?你是从哪个区域过来的?”

“初始之地...”贾斯瑅梅德在德拉·弗拉的领地黯金黑鳞里总会不时地看见一些来和德拉·弗拉交易的古人族,穿着一种古人族称为“裹身衣”的衣物,背上总是背着颜色不一的布背包。他们应该都是商队或是个别的商贩。贾斯瑅梅德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借用“商贩”来伪装自己。贾斯瑅梅德的左手接过了内步森特递给自己的金色药瓶,将它放进自己的青山蓝丝袍里。虽然贾斯瑅梅德微微松开了反握着武器柄部的右手,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完全松开右手,“我去古龙族的初始之地贩卖商品,我的布背包和商品在回来的路途中,被一个格罗姆掠夺走了,万幸的是他们没有取走我的生命。”

风吹拂着沙面,吹起几缕白沙,侵袭着内步森特,她再一次低下头,用左手遮掩着自己的脸,尽可能地不让白沙吹入她的双眼。

“原来...是这样...”内步森特的声音里依旧残留着刚才的悲伤,满身的尘迹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让贾斯瑅梅德心中有了一些奇妙而莫名的感触...为什么看到内步森特这副模样,会觉得心里很难受,她,只是一个古人族,一个与我毫无关系的古人族......贾斯瑅梅德化形之后,心里面总会出现很多之前他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和感受,这让他很是莫名其妙,更多的则是不知所措,“你运气真的很好...对了,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贾斯瑅梅德轻轻地从鼻子中呼出一口气,内步森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对于自己刚才的言辞也没有怀疑。而她问的问题,则刚好解决了贾斯瑅梅德不知如何开口和内步森特说明自己要去市枢休伦·佑蓝。贾斯瑅梅德的右手彻底地松开了,移至身前,双手合十,两根大拇指向后压,下巴放在两根大拇指上,眼中充斥着诚恳。

“休伦·佑蓝!”贾斯瑅梅德的声音中透露着坦诚,微垂着脑袋,他此刻的样子更是让他声音中的坦诚显得不容置疑,“市枢休伦·佑蓝!你可以带我去那里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