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海卷·第三卷·第六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9834 字 2020-07-28 06:21:09

内步森特再一次抬起头,双眼晃动着,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神情,贾斯瑅梅德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休伦·佑蓝”这四个字好像对于内步森特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但这也说明了,内步森特知道市枢休伦·佑蓝在哪!而且她对于休伦·佑蓝有着足够多的了解!内步森特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又缓缓地睁开了它们,她看向不远处的安都和观察者,叹了一口气,再一次紧闭自己的双眼,再一次缓缓地睁开了它们。

“好,我带你去休伦·佑蓝。”内步森特说完这句话,似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一下子瘫坐在沙面上。

贾斯瑅梅德的身躯因为伤口的恢复渐渐有了力量,他慢慢地站起身,走到内步森特身旁,将她从沙面上扶起来。将四肢无力的她背在身上,朝着观察者和安都走去。

“等一下...”内步森特阻止了贾斯瑅梅德的前行,“把灰荻·诺厄德的脑袋带上...”

“灰荻·诺厄德?”贾斯瑅梅德并没有听过内步森特所说的这个名字,“他是谁?”

“就是那个长着异常卷翘的山羊胡的古人族...”内步森特的声音越发无力了,她之前走到贾斯瑅梅德的身旁,似乎用尽了她的全部体力,“他是悬赏者...你不知道也是应该的,毕竟你一直呆在初始之地。”

贾斯瑅梅德背着内步森特来到诺厄德的身体旁边,贾斯瑅梅德并没有直接取出器鞘中自己的完整武器,他侧过头用余光看向内步森特。

“我现在不能使用我的武器了。可以让我使用你的武器吗?”贾斯瑅梅德不想让内步森特看见自己的武器,而现在的自己也确实无法使用这把完整武器了。

内步森特好像没有任何怀疑,将自己的残缺武器直接递给了贾斯瑅梅德。

贾斯瑅梅德的右手接过残缺武器,握着它,将诺厄德的脑袋割了下来。他先将武器递回给内步森特,让她将武器收好,然后将内步森特从背上轻放到沙面上,将诺厄德的脑袋装进她的墨色布背包之中,再将她重新背在身上。贾斯瑅梅德背着内步森特,慢慢地走向观察者和安都。观察者已经停止了叫唤,安都和它一同呆在原地等着贾斯瑅梅德与内步森特的到来。

碧阳逐渐下落,此时炽热缓缓消逝,温暖已至,群青珍惜着最后的时光,在沙面上尽情地漫步着。不知是否因为太过炎热,内步森特软绵绵地靠着贾斯瑅梅德,彼此的脸颊都微微泛红。

“小家伙...安都...”内步森特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她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虚弱任然纠缠着她,“我们现在朝右前方走,我们去市枢休伦·佑蓝...”

观察者和安都跟上了贾斯瑅梅德的脚步,安都离贾斯瑅梅德更近,她不时瞅一下贾斯瑅梅德,不时瞅一下贾斯瑅梅德背上的内步森特,两人脸颊上同时出现的微红,着实吸引了她的目光。观察者则离贾斯瑅梅德较远,它在三人的身后,时刻注意着四周,更是注意着贾斯瑅梅德。

在内步森特的指引下,贾斯瑅梅德一行人慢慢地向着市枢休伦·佑蓝靠近着,随着他们的逐渐靠近,碧阳也越来越靠近地平线,赤月也从另一端渐渐地升起。

他们身前的天空,弥漫着霁青,他们身后的天空,弥漫着玉红,头顶的天空中赤青相交,淡蓝紫跃然而出。既是双阳,亦是双月。

他们身前的沙漠,微风已渐止,他们身后的沙漠,骤雨已停歇,头顶的云雾也不再翻滚,安静与平和袭来。既是结束,亦是开始。

此时的沙漠,无比的宁静。此刻的天空,无比的绚烂。